中国农村一位田间工作的女性;零工经济从业者,特别是女性,她们更容易因为疫情遭受收入损失

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是一场前所未有的危机,影响了世界上每个人的生活。全球范围内,大部分地区都仍处于封锁状态。截至本文发表时,全球确诊人数已超198万,死亡人数超12万,有多达2,500万人会因疫情而失业,超3,500万人会步入“工作贫困”状态。我们都或多或少受到了疫情的影响,其中性别不平等问题尤为凸显。

 

先前,包括埃博拉病毒在内的各种流行病都表明了同一个问题:如果我们忽视性别差异,往往会阻碍疫情恢复工作。联合国妇女署(UN Women)联合国人口基金会(UNFPA)和全球发展中心(CGD)呼吁人们认真对待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期间出现的性别问题。 在这篇文章中,我和UNDP的同事们针对2019冠状病毒病对中国男性和女性群体所产生的不同影响做了初步分析,并探讨这场危机是否也同时带来了改变的可能,具体如下:

 

女性和男性分别会受到什么影响?

· 男性死亡率:虽然女性和男性患病几率相等,但根据中国的数据,男性死亡率高于女性。前者约为2.8%,而后者约为1.7%。虽然还需要更多数据来证实这一观点,但这种差异可能是由于潜在的男性健康风险造成的——尤其是男性吸烟率较高。在中国,约52.1%的男性是烟民,而女性仅约2.7%

· 区隔性别的职业风险:湖北省护士中的女性占比90%。这使得更多女性在从事抗击病毒的高危职业,因为护士比医生更多地参与病人的密切护理,而医生往往都是男性。这也反映出在世界各地,护士通常被视为“女性的工作”,而以护理为职业的男性寥寥无几。

· 带有性别偏见的新闻报道:在中国早期的疫情报道中,媒体往往将一线男性医务人员描绘成英雄,而大部分女性却被忽视,或被描绘成支持男性及其家人的角色(如:女朋友、妻子、母亲、女儿等)。女性在一线抗“疫”时,媒体关注更多的是她们的性别身份和生理特征,而非其专业精神。之前一篇关于女护士剃光头的报道在网络上引起了广泛讨论。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ACWF)公布了“一线医务人员抗疫巾帼英雄谱”来表彰在一线抗疫的20位女英雄。全国妇联还呼吁在给医院的支援物资中加入女性卫生用品——因为女性医护人员经常无法及时获得卫生巾

· 无偿工作负担:在中国,女性花在无偿护理工作上的时间是男性的2.5倍,平均每天近4小时。三分之二的女性认为无偿护理工作比办公室工作更累。学校和企业关停时,这种情况也随之增加,在家工作的女性也经常要做额外的家务,比如做饭和打扫卫生——如果家庭成员生病,还需要加倍照料。这也限制了女性的职业机会;许多公司仍然将职业母亲视为负担,不平等的家务劳动是女性从事有偿工作较少的主要原因。

· 不平等的经济负担:区隔性别的职业和差异化的社会期待也会伤害男性。在全球范围内,更多男性是家庭经济的支柱,承担着更重的经济责任。这可能会增加由疫情带来的经济压力(如失业或收入损失)而产生的心理压力。

· 零工经济的脆弱性:在全球经济中,女性在临时工作者中所占的比例失衡,在中国也可能如此。她们更容易因为疫情遭受收入损失,以及在全球经济放缓的大背景下,面临失业和被剥削的风险。这种情况还将持续一段时间。

· 家庭暴力:根据一个反家庭暴力组织的数据显示,在中国限制出行期间,随着经济压力和家庭负担的增加,针对女性的家庭暴力在中国某些地区甚至跃升了两到三倍。即便逃离了家庭暴力,幸存者们通常也并没有太多选择,社会给予幸存者的支持也相对更弱。

 

而以上问题的根本原因,在于一些根深蒂固的、带有性别偏见的社会认知。联合国开发计划署最新发布的《性别社会常态指数》显示,全球有近90%的人对女性存有偏见,而在中国,有88%的人对女性至少有一种偏见表现。而偏见伤害的是所有人。

 

我们能做些什么?

 

疫情恢复进程中,我们其实也有一次独特的机会去“重建更美好”。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AntónioGuterres)在首次线上新闻发布会中提到:“做对了,我们能向更可持续、更具包容性的方向发展。反之,协调不力的政策反而会加剧不公,破坏来之不易的发展和减贫成果。”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致力于为女性、男性和所有受2019冠状病毒病影响的群体发声,以此帮助中国“重建更美好”。我们将与联合国驻华系统一道,为即将展开的社会经济影响研究增加性别视角,从而更好地了解疫情对每个人的影响。我们还将与联合国妇女署和其他联合国机构一同探讨疫情期间针对妇女和儿童的暴力行为的解决举措以及针对性暴力和性别暴力的公共传播。联合国开发计划署还将发起一项关于科技领域女性的倡议,以应对女性面临的职场偏见。

 

要进一步支持性别平等,减轻男性和女性各自面临的压力,需要加大全社会投资,减轻女性无偿照料家庭的负担,使她们有更多的时间从事有偿工作。这些措施包括:提供更好、价格更亲民的育儿服务,鼓励男性带头参与育儿等。

 

此外,还需要根据不同的性别和年龄特点,提供量身定制的心理辅导及社会救助。这样,因个体和群体特征不同所产生的心理问题也能得到相应的支持。比如,联合国曾在全球范围发起名为“他为她”(HeforShe)的性别平等运动,帮助消除性别刻板印象、减轻各种潜在的性别风险。这些运动提高了全社会对性暴力和性别暴力的认知程度和预防意识,引导各年龄层男性选择更为健康的生活方式。

 

社会、治理和经济领域中的性别敏感性有助于实现更积极,更平等的社会性别认知。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的“性别复苏工具包”为此提供了指南-包括如何预防和应对危机中的性别暴力,在经济复苏中提供新就业机会促进性别平等,鼓励妇女参与危机恢复等。

 

2019冠状病毒病让我们看到社会的传统认知可以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被打破。在世界各地,国家与公民,雇主与雇员,邻里与陌生人之间的关系都发生着重大变化。这也证实,当每个人都有面临潜在风险的可能,过去的不可能将会成为现在的可能。疫情的肆虐不分性别、不分种族、不分高低贵贱。因此,在所有人都想共渡难关,追求美好生活之时,任何基于性别,种族或其他划分标准的歧视性想法百害而无一利。只有通过携手合作,互相体恤、鼓足勇气,我们才能克服疫情。这力量只有人人平等时才能展现威力:人尽其才,安居乐业。

 

不平等现象就像是病毒,要是它不断蔓延,所有人的健康,财富和整体状况都会下降。但是,当我们团结起来时,便能战胜它——保护弱势群体,共同强大。疫情带来的伤痛终将愈合,若我们共同向着“重建更美好”而努力,人类的平等的差距终有一天会被弥合。

--

本文作者为联合国开发计划署驻华代表白雅婷 (Beate Trankmann)

 

 

Icon of SDG 05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 全球

你正在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 中国 
去 开发署全球

阿尔巴尼亚 阿尔及利亚 阿富汗 阿根廷 阿塞拜疆

埃及 埃塞俄比亚

安哥拉

巴巴多斯 巴布亚新几内亚 巴基斯坦 巴拉圭 巴林 巴拿马 巴西

白俄罗斯

北马其顿

贝宁

玻利维亚

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

博茨瓦纳

伯利兹

不丹

布基纳法索 布隆迪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

赤道几内亚

东帝汶

多哥 多明尼加共和国

俄罗斯联邦

厄瓜多尔 厄立特里亚

菲律宾

佛得角

冈比亚

刚果共和国 刚果民主共和国

哥伦比亚 哥斯达黎加

格鲁吉亚

古巴

圭亚那

哈萨克斯坦

海地

黑山

洪都拉斯

火鸡

吉布提 吉尔吉斯斯坦

几内亚 几内亚比绍

加纳 加蓬

柬埔寨

津巴布韦

喀麦隆

科摩罗 科索沃 科特迪瓦 科威特

克罗地亚

肯尼亚

莱索托

老挝人民民主共和国

黎巴嫩

利比里亚 利比亚

卢旺达

马达加斯加 马尔代夫 马拉维 马来西亚 马里

毛里求斯和塞舌尔 毛里塔尼亚

蒙古

孟加拉国

秘鲁

缅甸

摩尔多瓦 摩洛哥

莫桑比克

墨西哥

纳米比亚

南非 南苏丹

尼泊尔 尼加拉瓜 尼日尔 尼日利亚

萨尔瓦多 萨摩亚(多国办事处)

塞尔维亚 塞拉利昂 塞内加尔 塞浦路斯

沙特阿拉伯

圣多美和普林西比

斯里兰卡 斯威士兰

苏丹 苏里南

索马里

塔吉克斯坦

泰国

太平洋办事处

坦桑尼亚

特立尼达和多巴哥

突尼斯

土库曼斯坦

危地马拉

委内瑞拉

乌干达 乌克兰 乌拉圭 乌兹别克斯坦

叙利亚

牙买加

亚美尼亚

也门

伊拉克共和国 伊朗

印度 印度尼西亚

援助巴勒斯坦人民方案

约旦

越南

赞比亚

乍得

智利

中非共和国 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