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怡(Sara) 于北京联合国大楼



         情况的严峻性在春节期间愈发真实。和大多数人一样,我也选择了回家乡过年。但丝毫不见过年的喜庆:家里没有年夜饭,也没有亲朋好友来串门。大多数时间,我都在反复地刷新闻。后来人们把这场危机称为“2019冠状病毒病”,当时我还不知道这个词意味着什么。我只知道感染者数量在一天天攀升,两千、五千、一万……完全没有停下来的迹象。

 

        几天后,我才对这场危机的严重性有了更清晰的认知。我开始思考它对我工作的影响:我们能返工吗?已经定好的2020计划会受到怎样的影响?以及一个最重要的问题:作为国际机构,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以下简称“开发署”)驻华代表处会如何支援抗“疫”?


“我只知道感染者数量在一天天攀升,两千、五千、一万……完全没有停下来的迹象。”


 

        开发署驻华代表处迅速决定向中国的一线医护人员捐助应急医疗物资。作为开发署的采购人员,我清楚地知道,带领团队寻找医疗物资的重任落在了我肩上。我在开发署的运营部门供职已经近10年了,这10年间我经历过各种物品及服务采购项目。每种采购都会遇到不同的问题,不像这次情况如此紧迫与复杂,大多数问题只要预先做好详细的采购方案和与供应商等合作伙伴持续沟通都可以解决。

 

          这一次的采购任务,对我而言,前所未有。

 

         难题从一开始就出现了。我之前从未做过疫情期间的紧急采购。极高的需求量和紧急程度意味着我根本没有时间做常规准备,比如完全没时间货比三家,慢慢挑选。在收到相关政府部门发出的紧缺物资列表后,我马不停蹄地开始寻找并联系供应商。


“虽然国际采购很困难,但我会时刻提醒自己,医护人员都在冒着生命危险救死扶伤,自己即便在安全的办公室也同样是“战斗状态”。”


 

        在全球范围内搜寻供应商意味着要跨时差进行国际沟通。为了及时回复所有的潜在供应商,我们团队真的是7天24小时连轴转、夜以继日地不停忙碌。每天晚上,我都在邮件的汪洋大海中回复到凌晨,然后赶紧小睡几个小时,盼着早上7点半醒来的时候能收到供应商的好消息。虽然国际采购很困难,但我会时刻提醒自己,医护人员都在冒着生命危险救死扶伤,自己即便在安全的办公室也同样是“战斗状态”。

 

        三月份的时候,中国的情况开始慢慢稳定下来,但随着海外的疫情也愈发紧张,我的工作不但没有缓解,反而工作量成倍地增加了:工作的重点由从海外为中国采购转向从中国采购物资发往海外,物资需求方从中国一个国家,变成了几十个海外国家。从那时起,向开发署驻华代表处寻求紧急援助的国家越来越多,而中国是全球少数未限制个人防护品和医疗物资出口的国家之一。

 

         整个采购过程中,让我压力飙升的瞬间数不胜数。比如有一次,一批本应发往海外的医疗设备,因为其配套电池需要时间重新出具检测报告,以获取国际运输的相关许可,迟迟不能发货。我们过了极度煎熬的一周才解决问题。我满脑子想的都是,如果不能顺利完成采购交货,不仅目的国获得物资的希望会落空,也会影响开发署的声望,更重要是,可能会耽误抗击疫情。

 

         焦虑归焦虑,现在回想起来,更多的是幸福。在这60多个毫不停歇的日日夜夜中,我们接到了30多单来自不同国家的采购支援需求,和同事们一起收集整理了150多个产品的资质文件,打了几千个电话,发了几千封邮件,抽空撰写了紧急SOP(标准工作执行手册),为了不断提高效率,也为了以后出现类似情况有所参考和借鉴。在面对危机的时候,团队展现出前所未有的齐心协力,这份战友般的情谊,和工作量还有压力比起来,珍贵太多。


"不管是面对疫情还是其他危机,哪怕再来一次,我也会保持着积极,有困难就去解决,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


 

        不管是开发署在不同国家设立的办公室还是长期的政府及私营合作伙伴,如果没有大家的互相帮助与学习,我们所有的采购项目都是无法实现的。拿我自己来说,我的家人、朋友、同事都一直支持着我。未来,哪怕再有类似的危机发生,我愿意再次全身心地投入,提供支持。而且,经历了这次危机,我累积了非常多经验与教训,也发现了原有环节上的各种问题,我非常愿意将经验分享给开发署其他国家的办公室,帮助进一步优化全球采购过程,让我们面对未来的危机,更有韧性。

 

         最后,我身边的人都觉得我这段时间忙得十分辛苦。工作确实繁重,可我从未感觉沮丧过。不管是面对疫情还是其他危机,哪怕再来一次,我也会保持积极,有困难就去解决,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物资采购是我的本职工作,抗“疫”任务当前,所有人就该这样齐心协力,共渡难关。

 

        当我看新闻中提到其他国家收到抗“疫”物资时,想到自己采购的成果也在其中贡献了一份力量,由衷地感到自豪。我一直挂念着那些亟需支援的、民众奋力抗“疫”的国家。当第一批物资到达尼日利亚的时候,我看到一张联合国开发计划署驻尼日利亚代表的照片。照片上的他举着一张纸,上面写着“谢谢你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驻华代表处”,以及一个非常灿烂的笑容。当时,我的眼泪情不自禁就落了下来。

 

         这让我觉得,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驻尼日利亚代表莫雅哈(Mo Yahya)向联合国开发计划署驻华代表处就交运的防护物资致谢。

--

作者:联合国开发计划署驻华代表处 采购官员 肖怡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 全球

你正在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 中国 
去 开发署全球

阿尔巴尼亚 阿尔及利亚 阿富汗 阿根廷 阿塞拜疆

埃及 埃塞俄比亚

安哥拉

巴巴多斯 巴布亚新几内亚 巴基斯坦 巴拉圭 巴林 巴拿马 巴西

白俄罗斯

北马其顿

贝宁

玻利维亚

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

博茨瓦纳

伯利兹

不丹

布基纳法索 布隆迪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

赤道几内亚

东帝汶

多哥 多明尼加共和国

俄罗斯联邦

厄瓜多尔 厄立特里亚

菲律宾

佛得角

冈比亚

刚果共和国 刚果民主共和国

哥伦比亚 哥斯达黎加

格鲁吉亚

古巴

圭亚那

哈萨克斯坦

海地

黑山

洪都拉斯

火鸡

吉布提 吉尔吉斯斯坦

几内亚 几内亚比绍

加纳 加蓬

柬埔寨

津巴布韦

喀麦隆

科摩罗 科索沃 科特迪瓦 科威特

克罗地亚

肯尼亚

莱索托

老挝人民民主共和国

黎巴嫩

利比里亚 利比亚

卢旺达

马达加斯加 马尔代夫 马拉维 马来西亚 马里

毛里求斯和塞舌尔 毛里塔尼亚

蒙古

孟加拉国

秘鲁

缅甸

摩尔多瓦 摩洛哥

莫桑比克

墨西哥

纳米比亚

南非 南苏丹

尼泊尔 尼加拉瓜 尼日尔 尼日利亚

萨尔瓦多 萨摩亚(多国办事处)

塞尔维亚 塞拉利昂 塞内加尔 塞浦路斯

沙特阿拉伯

圣多美和普林西比

斯里兰卡 斯威士兰

苏丹 苏里南

索马里

塔吉克斯坦

泰国

太平洋办事处

坦桑尼亚

特立尼达和多巴哥

突尼斯

土库曼斯坦

危地马拉

委内瑞拉

乌干达 乌克兰 乌拉圭 乌兹别克斯坦

叙利亚

牙买加

亚美尼亚

也门

伊拉克共和国 伊朗

印度 印度尼西亚

援助巴勒斯坦人民方案

约旦

越南

赞比亚

乍得

智利

中非共和国 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