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联合国开发计划署驻华代表处实习的双楠讲述了自己的隔离经历。

 

 

2月23日,河南郑州,一通来自医院的电话打破了周日早晨的平静。电话通知说,几天前曾经来过我家的一个朋友,刚刚在新冠病毒的检测中呈阳性。

因此,我和家人也必须到医院进行医学隔离观察。现在我们必须待在家里,等待医务人员上门来接。

没过多久,三名身穿全套防护装备的医务人员就来了。其中一位对我家进行了消毒,另外两位则协助我和父母填写表格,写明健康史、近期旅行史,以及那位朋友来访之后,我们都接触过哪些人。

出门前,母亲尽可能地带足了口罩。父亲拿上了全家的银行卡和医保卡。我则赶忙给鹦鹉喂食,还迅速向上级主管发了邮件说明情况。登上救护车的时候,我注意到邻居们都站在阳台上张望,我心想,要是救护车的警笛没响就好了。

就像全国的每一个人一样,我也每天关注着有关疫情的新闻,但在踏进医院的刹那,我仍然觉得非常不真实。这是真的吗?首先引起我注意的就是消毒剂的强烈气味,不过最初传来的是好消息:我和父母的CT扫描结果都没有异常,第一次核酸检测也全是阴性。

 

 



"没过多久,三名身穿全套防护装备的医务人员就来了。其中一位对我家进行了消毒,另外两位则协助我和父母填写表格,写明健康史、近期旅行史.."

- 吴双楠






Medics at Ms. Wu's home in Zhengzhou

 

父母能回家了,可我却我发烧了

在医院不用付一分钱让我有些意外。医生给我采了三次拭子,全都没有收费。所有的检测、口罩,甚至食物都是免费的。父亲出门前带的银行卡和医保卡完全没有用上。医生告诉我们,即便检测呈阳性,国家也会负担所有的治疗费用。

隔离期间,每过一个小时,就会有一名护士来给我量体温。她的小本子上写满了我的体温记录,但她一直戴着口罩,所以我始终没能看清她的长相。

一段时间之后,父母一切正常,可以回家了,但我却不行,因为我竟然发起了低烧。说不害怕那是骗人的。我不停地给自己测体温,还拼命地喝了很多水,但还是没有什么用。

医生决定再给我做一次检测,并进行肺部的CT扫描,结果都没有问题。但我却烧了三天,我一度担心这就是我这辈子最后的日子了。为了不要想太多,我开始刻意不看有关新冠肺炎死亡率的新闻,通过写作、运动和涂鸦来转移注意力,试着往积极的方面想。



"首先引起我注意的就是消毒剂的强烈气味 "

- 吴双楠


 

给朋友打电话,假装只是聊天

我给所有的朋友打电话,一边听着他们的声音,一边假装只是没事找他们聊天。我甚至还给父母写了一封很长的信,以防万一。远程工作也没有中断,这让我多少还能维持日常节奏,每天都有事情可干。

我从来没有像这样享受每天和同事的线上会议,因为我可爱的同事们总是鼓励我要坚强,说一定会没事的。当时的处境真的很艰难:虽然非常担心自己可能染上了一种致命的传染病,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和别人说。

能够参加开发署和世卫组织发起的“宣传防疫算我一份”(#SpreadTheWordNotTheVirus)宣传活动,我感到很自豪。成千上万的人通过这个平台分享抗疫知识,帮助应对疫情。参与这项活动的支持工作让我觉得,即使是身在医院隔离,在某种程度上,我也为这场抗疫斗争,做出了自己小小的贡献。

一天晚上,我和那位不幸确诊的朋友打了一个很长的电话。我们俩都忧心忡忡,还列了很多在出院之后想要做的事情,聊呀聊呀,一直聊到了睡着。

也就是在那天晚上,自从发烧以来,我第一次睡了一个好觉。第二天一早,我的体温恢复了正常。医生后来对我说,我发烧很可能就是因为压力太大了。又过了一天之后,我也可以回家了。后来我听说,那位生病的朋友也在渐渐好转。



"虽然非常担心自己可能染上了一种致命的传染病,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和别人说。"

- 吴双楠


艰难岁月的收获

疫情终将过去,但这段时间我有幸感受到的,来自家人、朋友、护士、医生,以及开发署各位同事的爱和关心,却会永远陪伴着我,正是这股力量,支持着我度过了隔离的时光。

毫无疑问,疫情肆虐的这段日子,对所有人而言都是艰难的。但身边每一个人的善意,每一个努力振奋精神、表达支持或是传递关爱的小小举动,也都让我深受感动。我觉得,这将是我在疫情期间最宝贵的收获。病毒或许来势汹汹,但有了人与人之间的温暖,以及我们对于生活的热爱,就一定能够将它战胜。

 

吴双楠结束医院隔离后收到家人送的花束

---

本文作者为联合国开发计划署驻华办事处实习生 吴双楠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 全球

你正在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 中国 
去 开发署全球

阿尔巴尼亚 阿尔及利亚 阿富汗 阿根廷 阿塞拜疆

埃及 埃塞俄比亚

安哥拉

巴巴多斯 巴布亚新几内亚 巴基斯坦 巴拉圭 巴林 巴拿马 巴西

白俄罗斯

北马其顿

贝宁

玻利维亚

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

博茨瓦纳

伯利兹

不丹

布基纳法索 布隆迪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

赤道几内亚

东帝汶

多哥 多明尼加共和国

俄罗斯联邦

厄瓜多尔 厄立特里亚

菲律宾

佛得角

冈比亚

刚果共和国 刚果民主共和国

哥伦比亚 哥斯达黎加

格鲁吉亚

古巴

圭亚那

哈萨克斯坦

海地

黑山

洪都拉斯

火鸡

吉布提 吉尔吉斯斯坦

几内亚 几内亚比绍

加纳 加蓬

柬埔寨

津巴布韦

喀麦隆

科摩罗 科索沃 科特迪瓦 科威特

克罗地亚

肯尼亚

莱索托

老挝人民民主共和国

黎巴嫩

利比里亚 利比亚

卢旺达

马达加斯加 马尔代夫 马拉维 马来西亚 马里

毛里求斯和塞舌尔 毛里塔尼亚

蒙古

孟加拉国

秘鲁

缅甸

摩尔多瓦 摩洛哥

莫桑比克

墨西哥

纳米比亚

南非 南苏丹

尼泊尔 尼加拉瓜 尼日尔 尼日利亚

萨尔瓦多 萨摩亚(多国办事处)

塞尔维亚 塞拉利昂 塞内加尔 塞浦路斯

沙特阿拉伯

圣多美和普林西比

斯里兰卡 斯威士兰

苏丹 苏里南

索马里

塔吉克斯坦

泰国

太平洋办事处

坦桑尼亚

特立尼达和多巴哥

突尼斯

土库曼斯坦

危地马拉

委内瑞拉

乌干达 乌克兰 乌拉圭 乌兹别克斯坦

叙利亚

牙买加

亚美尼亚

也门

伊拉克共和国 伊朗

印度 印度尼西亚

援助巴勒斯坦人民方案

约旦

越南

赞比亚

乍得

智利

中非共和国 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