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间组织:公平发展的新兴力量

20 十一月 2013
image

概览

所谓公平发展,就是通过政策和机制,让那些可能被边缘化的弱势群体真正有机会表达他们的利益诉求,并在权利受到伤害的时候获得保障。民间组织,尤其是法律类民间组织,作为重要的社会建设力量,恰恰可以协助政府来实现这个目标。

与西方很多国家相比,民间组织在中国的发展历史还是比较短的。为什么我们的传统社会没有产生民间组织呢?原因可能有很多。如,在中国的传统社会结构中,不 是以个人为基础的,而是以家庭为基础的,发展民间组织的社会结构基础不足。再,1978年改革开放前,计划经济下,利益没有那么多元化,利益冲突也没有那 么激烈,对民间组织的需要还没有那么强烈。还有,在改革开放前,政府的职能是包罗万象的,民间对社会组织的服务需求也没有那么急切。


改革开放后,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和政府职能的转变,社会和政府都对民间组织的发展有了很大需求,民间组织也因此快速发展起来。到2007年底,根据民政部 的统计,中国注册的民间组织已达38万多家。但是,仔细观察,我们也会发现,众多民间组织主要还是集中在教育、医疗等慈善领域,法律服务领域相对缺乏。法 律服务领域对民间组织没有需求吗?政府和民众不需要低成本、高质量的服务吗?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么,法律类民间组织如何成为公平发展的积极力量呢?

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以下简称中心)、北京市农民工法律援助工作站(以下简称工作站)在过去十年间探索出了值得研究和推广的模式与路径。这种模 式和路径将为法律类民间组织在未来争取积极发展政策和有效参与社会公平发展等方面提供有效经验,也为壮大社会建设力量以有效促进科学社会治理结构的完善提 供了思路。

概括起来,中心和工作站的经验为:以坚持四大定位为立身之本,以创新四大模式为发展之策。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 全球

阿尔巴尼亚 阿尔及利亚 阿富汗 阿根廷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 阿塞拜疆

埃及 埃塞俄比亚

安哥拉

巴巴多斯 巴布亚新几内亚 巴基斯坦 巴拉圭 巴林 巴拿马 巴西

白俄罗斯

北马其顿

贝宁

玻利维亚

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

博茨瓦纳

伯利兹

不丹

布基纳法索 布隆迪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

赤道几内亚

东帝汶

多哥 多明尼加共和国

俄罗斯联邦

厄瓜多尔 厄立特里亚

菲律宾

佛得角

冈比亚

刚果共和国 刚果民主共和国

哥伦比亚 哥斯达黎加

格鲁吉亚

古巴

圭亚那

哈萨克斯坦

海地

黑山

洪都拉斯

火鸡

吉布提 吉尔吉斯斯坦

几内亚 几内亚比绍

加纳 加蓬

柬埔寨

津巴布韦

喀麦隆

科摩罗 科索沃 科特迪瓦 科威特

克罗地亚

肯尼亚

莱索托

老挝人民民主共和国

黎巴嫩

利比里亚 利比亚

卢旺达

马达加斯加 马尔代夫 马拉维 马来西亚 马里

毛里求斯和塞舌尔 毛里塔尼亚

蒙古

孟加拉国

秘鲁

缅甸

摩尔多瓦 摩洛哥

莫桑比克

墨西哥

纳米比亚

南非 南苏丹

尼泊尔 尼加拉瓜 尼日尔 尼日利亚

萨尔瓦多 萨摩亚(多国办事处)

塞尔维亚 塞拉利昂 塞内加尔 塞浦路斯

沙特阿拉伯

圣多美和普林西比

斯里兰卡 斯威士兰

苏丹 苏里南

索马里

塔吉克斯坦

泰国

太平洋办事处

坦桑尼亚

特立尼达和多巴哥

突尼斯

土库曼斯坦

危地马拉

委内瑞拉

乌干达 乌克兰 乌拉圭 乌兹别克斯坦

叙利亚

牙买加

亚美尼亚

也门

伊拉克共和国 伊朗

印度 印度尼西亚

援助巴勒斯坦人民方案

约旦

越南

赞比亚

乍得

智利

中非共和国 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