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击2019冠状病毒病

战胜2019冠状病毒病
需要领导力和凝聚力

 

2019冠状病毒病是当下典型的全球健康危机。自去年年底疫情爆发起,2019冠状病毒已经席卷了全球除南极洲以外的所有大洲。在非洲和南美洲,病例每天都在增长。欧洲的每日新增病例已超过疫情最严重时的中国,已成为疫情的重灾区。

各国都在和时间赛跑,试图以最快的速度减缓病毒传播。目前已采取的措施包括:检测、治疗、追踪接触者、限制出行、隔离居民、取消体育赛事、音乐会、学校教学等集体活动等。

这次疫情如浪潮般奔涌而来,且极有可能危及最无助的弱势群体。

 

但2019冠状病毒病不仅仅是场健康危机,它还给各国带来了沉重的负担,且很有可能引发毁灭性的社会、经济及政治危机,留下深深的疤痕。

 

这是一场前所未有的危机。仅一周的时间,很多社区都大变模样。世界上有很多大城市都由于或自愿或强制的“居家令”变成了弃城。全世界的商店、剧院、餐厅和酒吧也都关门大吉。

 

每天都不断有人失业、失去生活来源,全然不知正常生活何时才能恢复。在高度依赖旅游业的小岛国家中,四处可见空无一人的酒店和海滩。据国际劳工组织预估,全球约有2500万个工作岗位会因疫情影响而消失。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的抗“疫”行动

面对疫情,不管是哪个国家都要迅速地做足准备、做出回应、努力恢复。联合国系统将注重支持弱势群体,陪伴各国走过每一战"疫"阶段。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以下简称开发署)将会利用其应对埃博拉、艾滋病、非典、肺结核、疟疾等疾病的经验和与私人及公共部门长期合作的经验帮助各国迅速有效地应对2019冠状病毒病。这也是开发署消除贫困、减少不平等、建立危机应对韧性的使命之一。

 


“目前,开发署已经开始和联合国家庭及其他合作伙伴展开工作。我们的三个优先工作领域是:在世界卫生组织的领导下提供包括重要医疗产品采购及供应的医疗支持;加强危机管理与应灾能力;缓解疫情带来的重要社会经济影响。”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署长 阿希姆•施泰纳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的在华抗“疫”举措


在华抗“疫”工作由联合国驻华协调员牵头。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在世界卫生组织的技术指导及联合国各国办公室的参与中实施了全方位抗“疫”。

 

在此过程中,开发署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疫情早期,我们为中国采购了关键医疗物资。开发署通过国外途径和私营部门合作伙伴为奋战在一线的中国医护人员采购并捐助了亟需的医疗物资。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总部大楼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向中国政府捐助关键医疗物资的转接仪式

 

随着中国疫情形势的不断好转,再加上中国是全球少数未限制个人防护品和医疗物资出口的国家之一,我们的工作重点逐渐转向了在华采购医疗设备,助力开发署的全球抗”疫”工作。在此期间,我们为联合国国家办公室采购了呼吸机及个人防护装备,其中包括为伊朗、蒙古和越南的联合国国家办公室提供的250,000个口罩、为尼日利亚和喀麦隆的联合国办公室提供的个人防护装备和呼吸机,以及为其他国家办公室提供的1000台呼吸机和其他物资。

 

但疫情的影响远远超越了健康领域,还波及了经济社会的各个方面。在此方面,我们正在支持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联合国人口基金,和驻地协调员及联合国国家团队共同推进一项社会经济测评,以评估2019冠状病毒病对贫困家庭的影响。

 

在经济领域,疫情导致的经济放缓不仅影响了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速,还影响着人民的工作和生计。所以,开发署也分析了疫情对企业的影响和企业恢复过程中所需要的支持。在探索2019冠状病毒病对企业实施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影响时,开发署着重调查了大型国有企业和中小型企业。

 

开发署还将会在贫困国家展开疫后恢复项目。这些项目主要侧重于三个方面:做好应对疫情二次爆发的准备,促进就业、恢复生计,以及制定极度贫困国家的恢复计划。

除此之外,我们还和世界卫生组织一起发起了一项叫做“宣传防疫 算我一份”的社交媒体运动,鼓励网友在线传播疫情预防信息。共有3600万人参与其中,网友们用50种语言和方言自行创作,身体力行地做到了“宣传防疫 算我一份”,共同分享正确的卫生习惯,帮助不懂普通话的少数民族和其他弱势群体更好地保护自己。

当然,在推进这一切工作的同时,我们也要思考如何在未来防患于未然。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将会着眼长远,探索帮助各国加强危机预防和管理的方法, 确保世界能从这次危机中吸取教训,有所收获。

 

全球携手,共同战“疫”,是我们对未来最好的投资。

 

 

加载中…
加载中…
加载中…
Icon of SDG 03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 全球

你正在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 中国 
去 开发署全球

阿尔巴尼亚 阿尔及利亚 阿富汗 阿根廷 阿塞拜疆

埃及 埃塞俄比亚

安哥拉

巴巴多斯 巴布亚新几内亚 巴基斯坦 巴拉圭 巴林 巴拿马 巴西

白俄罗斯

北马其顿

贝宁

玻利维亚

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

博茨瓦纳

伯利兹

不丹

布基纳法索 布隆迪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

赤道几内亚

东帝汶

多哥 多明尼加共和国

俄罗斯联邦

厄瓜多尔 厄立特里亚

菲律宾

佛得角

冈比亚

刚果共和国 刚果民主共和国

哥伦比亚 哥斯达黎加

格鲁吉亚

古巴

圭亚那

哈萨克斯坦

海地

黑山

洪都拉斯

火鸡

吉布提 吉尔吉斯斯坦

几内亚 几内亚比绍

加纳 加蓬

柬埔寨

津巴布韦

喀麦隆

科摩罗 科索沃 科特迪瓦 科威特

克罗地亚

肯尼亚

莱索托

老挝人民民主共和国

黎巴嫩

利比里亚 利比亚

卢旺达

马达加斯加 马尔代夫 马拉维 马来西亚 马里

毛里求斯和塞舌尔 毛里塔尼亚

蒙古

孟加拉国

秘鲁

缅甸

摩尔多瓦 摩洛哥

莫桑比克

墨西哥

纳米比亚

南非 南苏丹

尼泊尔 尼加拉瓜 尼日尔 尼日利亚

萨尔瓦多 萨摩亚(多国办事处)

塞尔维亚 塞拉利昂 塞内加尔 塞浦路斯

沙特阿拉伯

圣多美和普林西比

斯里兰卡 斯威士兰

苏丹 苏里南

索马里

塔吉克斯坦

泰国

太平洋办事处

坦桑尼亚

特立尼达和多巴哥

突尼斯

土库曼斯坦

危地马拉

委内瑞拉

乌干达 乌克兰 乌拉圭 乌兹别克斯坦

叙利亚

牙买加

亚美尼亚

也门

伊拉克共和国 伊朗

印度 印度尼西亚

援助巴勒斯坦人民方案

约旦

越南

赞比亚

乍得

智利

中非共和国 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