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藏高原生物多样性保护国际研讨会

2016-7-13

在青藏高原生物多样性保护国际研讨会上的讲话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驻华代表处 国别副主任 何佩德

青海 玉树

2016年7月13日

尊敬的中国科学研究院院士陈宜瑜先生,青海省林业厅厅长党晓勇先生,国家林业局野生动物保护司总工程师严旬先生,

尊敬的各位来宾,女士们,先生们,大家早上好!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非常荣幸与青海省林业厅、财政厅共同举办青藏高原生物多样性保护国际研讨会。今天,我非常高兴代表联合国开发计划署欢迎大家出席这次的重要国际会议。

作为全球发展的网络,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在170个国家在政策发展、领导力建设、伙伴关系、制度建设和能力建设等方面开展工作,以促进平等和包容性的可持续发展。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上周刚刚结束了第十次访华,他在2009年11月联大上强调“在这个国际生物多样性年,我们需要反向思考人类与自然环境的隔离,必须加强对生物多样性丧失的认知” 。他指出“每一个国家,每一位公民,都应该参与到保护地球生命的全球联盟”。他号召“我们要有巨大的紧迫感,要建立清晰而具体的目标,我们需要为保护生物多样性的失败敲响“警钟”。

国际社会越来越关注生物多样性保护,从每年5月22日的“国际生物多样性日”到2010年的“国际生物多样性年”,以及我们正在经历的“2011-2020联合国生物多样性10年”。 

中国是世界上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国家之一,占有全球有记载植物品种的11%,很多生态系统和物种都具有全球重要意义,约60%的特有高等植物。中国拥有近3000种的全球濒危物种,最近研究表明,濒危物种的比例近年来继续增加。如果没有在政策、实践方面的根本改变,将有可能产生生态和经济崩溃的风险。如果希望中国的经济能够长期可持续发展并造福后代,就必须保护生物多样性,而非无尽索取,因为它是我们的生态根基。         

作为中国第四大省,青海是国家生物多样性重要储存库,具有许多独特的高海拔草地、山脉、湿地、荒漠和森林生态系统,以及影响三十亿人口的亚洲季风气候重要“调节器”。青藏高原也是中国和亚洲的水塔,是黄河、长江和湄公河三大亚洲主要河流的发源地。

尽管有关各方在生物多样性保护领域数十年不懈努力,但是我们依然面临着栖息地转变、生态系统退化、自然资源过度开发以及气候变化等威胁。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祝愿本次大会圆满成功,并在三个方面提出建议。    

首先,集思广益构建青藏高原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保护战略,将生态文明主流化纳入政府政策、法律法规体系。我们非常荣幸的见证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在7月初经全国人大批准并于明年正式实施。这对我们热爱保护事业的同仁来说是一个积极的讯息,我们要齐心协力通过引进国际经验,构建青藏高原生物多样性保护的长期规划,造福后世子孙。 

其次,全面将机制和技术创新根治于未来行动之中,包括管理、研究、协调、交流、监测评估网络创新,以及生态补偿等社会经济工具等的创新,也需要我们与时俱进面对如气候变化等新威胁。以科学为基础的研究和分析至关重要。创新实践也要考虑当地利益相关方的关切与解决问题的方案。本土拥有感至关重要,因为所有行动需要当地伙伴去落地。 

第三,利益相关方参与对青藏高原保护至关重要,包括政府部门、科研院所、大学、私营部门、非政府组织和地方社区等。提高公众参与意识也需要优先考量。这次,我特别强调公共私营伙伴关系对生物多样性保护的重要性,企业需要充分践行企业社会责任。基于我们在技术、管理和财务方面的丰富经验,在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保护方面,联合国开发计划署项目已经做好了与企业合作的全面准备。      

2015年9月25日的联合国可持续发展峰会上,世界领导人通过了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该议程包括消除贫困、减少不平等与应对气候变化等17个可持续发展目标。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署长海伦·克拉克指出“该议程是实现世界包容性和可持续进程的一个重要里程碑。只要我们共同努力, 将有希望实现公民对和平、繁荣和幸福的渴望, 并保护我们的地球”。第15个可持续发展目标“保护陆地生态”特别强调制止生物多样性丧失。希望到2030年实现森林、湿地、旱地和山脉在内的陆地生态系统的保护利用。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数十年来一直和青海省保持着良好的合作关系。为了加强青海保护体系的有效性,自2012年,我们与青海省林业厅合作实施了全球环境基金三江源生多保护项目。我们也正在共同谋划“加强祁连山-青海湖景观保护体系项目”,已经报送GEF,有望在今年10月份的理事会上获批。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希望与所有利益相关方在生物多样性领域加强合作,为保护地球生命、推进中国的生态文明以及全球的可持续发展作出贡献。

谢谢大家!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 全球

你正在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 中国 
去 开发署全球

阿尔巴尼亚 阿尔及利亚 阿富汗 阿根廷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 阿塞拜疆

埃及 埃塞俄比亚

安哥拉

巴巴多斯 巴布亚新几内亚 巴基斯坦 巴拉圭 巴林 巴拿马 巴西

白俄罗斯

贝宁

玻利维亚

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

博茨瓦纳

伯利兹

不丹

布基纳法索 布隆迪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

赤道几内亚

东帝汶

多哥 多明尼加共和国

俄罗斯联邦

厄瓜多尔 厄立特里亚

菲律宾

佛得角

冈比亚

刚果共和国 刚果民主共和国

哥伦比亚 哥斯达黎加

格鲁吉亚

古巴

圭亚那

哈萨克斯坦

海地

黑山

洪都拉斯

火鸡

吉布提 吉尔吉斯斯坦

几内亚 几内亚比绍

加纳 加蓬

柬埔寨

津巴布韦

喀麦隆

科摩罗 科索沃 科特迪瓦 科威特

克罗地亚

肯尼亚

莱索托

老挝人民民主共和国

黎巴嫩

利比里亚 利比亚

卢旺达

马达加斯加 马尔代夫 马拉维 马来西亚 马里

毛里求斯和塞舌尔 毛里塔尼亚

蒙古

孟加拉国

秘鲁

缅甸

摩尔多瓦 摩洛哥

莫桑比克

墨西哥

纳米比亚

南非 南苏丹

尼泊尔 尼加拉瓜 尼日尔 尼日利亚

前南斯拉夫的马其顿共和国

萨尔瓦多 萨摩亚(多国办事处)

塞尔维亚 塞拉利昂 塞内加尔 塞浦路斯

沙特阿拉伯

圣多美和普林西比

斯里兰卡 斯威士兰

苏丹 苏里南

索马里

塔吉克斯坦

泰国

太平洋办事处

坦桑尼亚

特立尼达和多巴哥

突尼斯

土库曼斯坦

危地马拉

委内瑞拉

乌干达 乌克兰 乌拉圭 乌兹别克斯坦

叙利亚

牙买加

亚美尼亚

也门

伊拉克共和国 伊朗

印度 印度尼西亚

援助巴勒斯坦人民方案

约旦

越南

赞比亚

乍得

智利

中非共和国 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