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在纪念《残疾人权利公约》通过十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2016-7-7

尊敬的国务委员王勇阁下,

中国残疾人联合会主席张海迪女士,

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委员会副主席Sylvia Judith Quan Chang女士,

各位阁下,外交使团人员,女士们先生们,

下午好!

感谢大家出席纪念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公约》通过十周年大会。

非常感谢中国政府以及中国残疾人联合会邀请我在此次大会上发言,感谢他们长期以来为残疾人士所做的工作与贡献。

截至6月27日,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公约》得到了联合国165个成员国的批准,这意味着165个国家做出了庄严承诺, 在社会所有行业中全面追求平等,消除阻碍社会各界积极追求平等的物质和文化壁垒。这也意味着仍有28个成员国没有做出承诺。我敦促这些国家尽早通过公约。这是关系到人类基本尊严和团结的问题。

人权,包括社会权利、,经济权利、,文化权利、公,民权利用和政治权利,人权属于全属于世界所有人,无论身处哪个国家、,哪个时代时间,不应存在任何歧视没有任何区分可以否定这一点。联合国《残疾人权利这条公约》通过采用十年之后,仍然在为全球的残疾人士及残疾人群体创造更加包容的符合自己目的而执行,在全球创造更可能包括残疾人和他们亲人的社会。

各国、各地区和全世界都已采取重要措施履行公约。中国已经减少了在贫困人口中残疾人的数量,并且将残疾人事业纳入国家主流发展规划及项目,如保障残疾人享有医疗保健和社会保护等。中国出台政策,确保残疾人专用通道及对残疾人公开的相关信息成为国家的硬性规定。采用强制措施是改变社会态度的最佳方法,也是保障残疾人心声得到倾听的最佳途径。

尊敬的各位阁下,各位来宾,女士们先生们,

虽然我们已经取得了很多可喜的成就,但世界范围之内仍有许许多多身患残疾的男女老少面临着很多困难和挑战。我们需要更多具切实的措施,推动更加包容、无障碍的社会和发展议程。我们需要确保提供平等的机会,创造有利条件,保障残疾人士参与到发展的各个方面,参与各自国家的公民和文化生活。

我很高兴地注意到,以上目标成为了上个月在联合国举行的《残疾人权利公约》第九次缔约国会议的重点。

当前,国际社会正在共同推动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其核心承诺就是不让任何人掉队,这也意味着残疾人成为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参与者。国际社会再度承诺,将残疾人事业的发展这一横跨多领域的问题纳入多个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具体目标和衡量指标之中。

另一个需要采取行动的领域应对给残疾人士带来尤为重大影响的人道主义危机。在今年5月伊斯坦布尔举行的世界人道主义问题首脑会议上,70 个机构和组织共同签署了《将残疾人融入人道主义行动宪章》。

该宪章旨在加强紧急情况下对残疾人士的保护及其安全,并协助他们参与危机预防与应对的相关项目。

全球各国正在将残疾人士的权利和福祉作为公认的优先事项纳入各个层面的社会和人道主义政策、方案和活动中。让我们继续努力,以期实现更大的跨越。

女士们、先生们,

我想借此机会对中国政府及中国残疾人联合会表达诚挚谢意,感谢你们几十年来的有力领导及与联合国的合作。很长时间以来,很多国家的残疾人一直遭受的对待恰恰与联合国一直坚持并每天为之奋斗的价值观背道而驰。

自从十年前联合国正式通过里程碑式的《残疾人权利公约》以来,我们见证了残疾人工作的很多重大进步。残疾人的才能、见解及贡献从前得不到重视和赏识,现在却造福着全世界,也造福我们所有人。我感谢那些奋斗在残疾人事业一线的工作者,感谢他们对这一事业的投入及贡献。

如今,我们必须更进一步。

我们必须让更多的人知道残疾人会有哪些特殊的需求,尤其是他们可能会遭受年龄、性别、种族等其他歧视。

残疾人必须成为国家、地区以及全球思维及计划的有机组成部分,不应仅仅局限在与残疾人相关的领域,也应该包括那些会影响所有人的决策。国际社会正在努力实现包容社会和可持续发展,我们也期待中国及中国残联继续支持联合国系统内外的残疾人事业持续支持。

我预祝本次大会取得圆满成功!

谢谢!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 全球

你正在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 中国 
去 开发署全球

阿尔巴尼亚 阿尔及利亚 阿富汗 阿根廷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 阿塞拜疆

埃及 埃塞俄比亚

安哥拉

巴巴多斯 巴布亚新几内亚 巴基斯坦 巴拉圭 巴林 巴拿马 巴西

白俄罗斯

贝宁

玻利维亚

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

博茨瓦纳

伯利兹

不丹

布基纳法索 布隆迪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

赤道几内亚

东帝汶

多哥 多明尼加共和国

俄罗斯联邦

厄瓜多尔 厄立特里亚

菲律宾

佛得角

冈比亚

刚果共和国 刚果民主共和国

哥伦比亚 哥斯达黎加

格鲁吉亚

古巴

圭亚那

哈萨克斯坦

海地

黑山

洪都拉斯

火鸡

吉布提 吉尔吉斯斯坦

几内亚 几内亚比绍

加纳 加蓬

柬埔寨

津巴布韦

喀麦隆

科摩罗 科索沃 科特迪瓦 科威特

克罗地亚

肯尼亚

莱索托

老挝人民民主共和国

黎巴嫩

利比里亚 利比亚

卢旺达

马达加斯加 马尔代夫 马拉维 马来西亚 马里

毛里求斯和塞舌尔 毛里塔尼亚

蒙古

孟加拉国

秘鲁

缅甸

摩尔多瓦 摩洛哥

莫桑比克

墨西哥

纳米比亚

南非 南苏丹

尼泊尔 尼加拉瓜 尼日尔 尼日利亚

前南斯拉夫的马其顿共和国

萨尔瓦多 萨摩亚(多国办事处)

塞尔维亚 塞拉利昂 塞内加尔 塞浦路斯

沙特阿拉伯

圣多美和普林西比

斯里兰卡 斯威士兰

苏丹 苏里南

索马里

塔吉克斯坦

泰国

太平洋办事处

坦桑尼亚

特立尼达和多巴哥

突尼斯

土库曼斯坦

危地马拉

委内瑞拉

乌干达 乌克兰 乌拉圭 乌兹别克斯坦

叙利亚

牙买加

亚美尼亚

也门

伊拉克共和国 伊朗

印度 印度尼西亚

援助巴勒斯坦人民方案

约旦

越南

赞比亚

乍得

智利

中非共和国 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