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浩良:在乔治城大学关于“亚太地区落实2030年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讲话

2016-2-3

2016年2月3日 美国华盛顿特区


我非常高兴能来到乔治城大学外交服务学院演讲,并和在座诸位共商2030年可持续发展目标在亚太地区的实施大计。

感谢Irfan Nooruddin教授热情欢迎和慷慨介绍,也感谢外交服务及亚洲研究研究生项目组织本次活动。

感谢美国国际发展署的Tony Pipa先生莅临现场,Pipa先生作为美国特派协调员在2015年后发展议程的政府间磋商中贡献良多。

本月晚些时候,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将迎来成立50周年纪念。

作为联合国发展系统中的领军人及协调员,开发署所取得的一切成就都离不开与国家及国际利益攸关方的合作。

在亚太地区,开发署最突出的工作是为国家机构提供能力建设,更好地适应亚太地区的快速增长。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数据显示,2000年,亚太地区占世界GDP的比重还不足30%;2014年,这一数字已经超过40%。随着经济的快速增长,亚太地区贫困人口数量从2000年的11亿下降到目前的3.14亿左右。

这一成果离不开2000年-2015年间千年发展目标的推动。

千年发展目标展现出各国政府、联合国、多边银行、民间组织、企业界和学术界携手努力时的巨大潜力。

去年,全球领袖正式通过了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旨在呼吁全世界一道,以综合方式创造更美好的未来。

2030年发展议程经过史无前例的全球大讨论之后得以形成,其中包含17个可持续发展目标及169个具体目标,旨在到2030年彻底消除贫困、抗击不平等并应对气候变化。

眼下最重要的工作莫过于将承诺落实为行动。

为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我们必须确保实现以下三个方面:

1. 不落下任何人
2. 全球一致
3. 志存高远


今天,我想谈一谈如何落实这一富有远见、变革性的议程,以及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在落实工作中的作用。

不落下任何人

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的首要承诺就是在发展中不落下任何一人。

议程承诺消除一切形式的贫困。

我们一致认为,只有每个人都实现了目标,目标才算真正实现。

无论男女,无论老少。

这一原则对于项目设计和实施有着深远意义。

在2030年可持续发展目标指导下,我们致力于走完发展目标最后也是最艰难的一里路。

我们承诺,将公共服务拓展至所有在政治上、地理上、文化上及其他方面的遭受边缘化的群体。

我们必须着眼大局,推广发展项目。

举个例子,越南的贫困人口比重从90年代初的60%下降到了目前的7%左右。

但是,和许多国家一样,繁荣并未惠及每一个人。

越南的少数民族约占总人口的14%,却占越南贫困人口的半数之多。

这些边缘群体几乎都生活在边缘地区,交通不便,既妨碍生计改善,又影响公共服务的渗透。

但是,越南政府在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的支持下,已经制定了方案,划拨资源应对公共服务的不平衡现象,为边缘化的少数民族群体提供更多经济发展机会。

由政府领头并出资,果断采取大规模、针对性的措施,这正是我们在亚太地区落实可持续发展目标所需要的行动。

全球一致

千年发展目标主要是面向发展中国家的目标;可持续发展目标则面向全球所有国家,无论贫富。

美国总统奥巴马在祝贺可持续发展议程正式通过时说道:“贫困和日益严峻的不平等在所有国家都存在着,所有国家都应该着手应对。”

落实可持续发展议程需要全世界每个人、每个国家的努力与行动。

但是,并非每个国家都有能力同步推进17个目标与169个具体目标。

因此,各国的实施部门需要能力建设上的支持。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在能力建设上拥有专长。以孟加拉为例。孟加拉是世界上受灾害影响最为严重的国家之一。

1991年,四级气旋“高尔基”造成孟加拉国14万人丧生。

那次灾害之后,孟加拉政府与开发署等多个国际伙伴合作,建立了灾害管理体制与机构,开发早期预警系统、制定疏散预案、开展演戏、教育及意识提高活动。

2007年,又一个四级气旋“锡德”席卷孟加拉,死亡人数下降至3400人。

每一个生命的逝去都令人悲痛,与此同时,这个案例展示了建立良好机制与机构的重大作用。

为落实可持续发展目标,必须加强能力建设、技术援助及通过双边、多边及南南合作开展知识共享,领域包括移民、城镇化、就业及青年工作等。

志存高远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指出了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的远大志向:“现在我们必须利用这些目标改变世界。”

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旨在消除可持续发展的体制阻碍,包括不平等、不可持续消费和生产模式、基础设施匮乏及就业不足等。

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实施要求我们不再循规蹈矩。

我们不能各自为政,也不能仅着眼于短期选举利益而确定发展重点。

我们必须立即着手全面应对经济、社会和环境挑战。

要应对这些大问题,我们的解决方案必须果断全面,同时简明清晰。

许多国内和国际组织已经参与进来,支持各国政府设计综合措施。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与中国、老挝、越南等国开展合作,设计五年甚至更长时间的全面发展改革规划。

除了设计综合发展方案,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实施影响面广泛,因此也要求我们注重创新、数据搜集、公开参与及各利益攸关方的互动。

例如,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与百度合作,研发了“百度回收站”智能手机应用,帮助主要城市的消费者直接对接电子垃圾回收商,更好地处理电子垃圾。

该项目将非正规回收商纳入正规回收渠道,将非正规回收业改造成正规回收网络,并提供就业机会,将原本可能流入非法回收作坊的电子垃圾引导向正规回收处理厂商。

该项目在改善生活的同时保护了环境,地方政府部门和企业都参与其中,并创造了新的市场。

我们有必要鼓励这种影响议程及社会方方面面的创新思维,并落实到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实施之中。

这些创新理念将改变发展工作,不亚于iTunes改变音乐产业。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在日新月异的发展领域的作用


过去50年中,开发署设计、实施和评价了数以千计的项目,通过综合的经济、社会及环境措施,改善了成百上千万人的生活。

开发署是助推器和桥梁,连接公共部门和企业界,将国内与国际发展资源和专业知识转化为高效的项目执行,推动发展成果。

开发署管理着全球环境基金资助的环境项目,总额达20亿美元,除此之外,还吸引了83.5亿美元的共筹资金。

开发署在亚太地区撰写了超过140份千年发展目标实施报告,跟踪目标进展,并提供减贫策略方面的推荐。

亚太地区政府对开发署服务的需求——即“政府共筹资金”——在过去5年中几乎翻了一番。

在实施可持续发展目标中,开发署作为联合国发展集团的一员,提供主流化、加速措施及政策支持。

作为联合国在发展领域的领军机构,开发署将一如既往发挥协调作用,确保联合国发展工作的连贯性。

此外,开发署正在筹备针对可持续发展目标的一系列服务,简称为“CLEAR”,即“连贯、连接、专业、渠道、报告”。

我们还将应各国政府要求对可持续发展议程提供支持。

开发署协助不丹、印尼、老挝、蒙古、菲律宾和汤加等国政府将可持续发展目标纳入国家发展规划。

就在我们为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做准备的同时,发展融资的情况也发生了变化。

2014年,官方发展援助达到1372亿美元新高。

不过,发展中国家对官方发展援助的依赖程度有所降低。

1990年,亚太地区资本流入的13.5%来自援助,2012年这一数字下降为3.4%。

2001年,援助资金占菲律宾国家预算的5.5%,2013年,这一比例降低为0.45%,与此同时菲律宾国家预算几乎翻了两番。

官方发展援助的比例和作用的变化对发展领域有重大影响。

对联合国开发计划署而言,要继续支持未来15年的发展工作,就需要稳定的政治环境和资金来源。

关于开发署在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中的作用,主要有以下两方面的讨论;

1. 发展中国家希望开发署提供保持经济增长、工业化及就业方面的技术援助,与此同时,捐赠国希望开发署关注和平、治理和解决冲突。我们必须在二者之间取得平衡。

2. 开发署的行政经费一直在下降,影响了我们的战略运营能力。联合国成员国有必要协助开发署应对这一局面:开发署应该维持现状,仅接受经合组织国家捐赠,还是应该转变为接收联合国全体成员国捐赠?

开发署未来的治理结构和融资机制将决定开发署在落实可持续发展目标中的长期作用。

正如开发署署长海伦·克拉克所言:“我们这一代人是有能力扭转气候灾难的最后一代,也是有能力利用资源与知识消除贫困的第一代人。”

过去几十年中,开发署在亚太地区的24个代表处为36个国家提供发展支持,我们同样有能力为亚太地区实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提供战略及项目层面的支持。

只有携手共进,我们才能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不落下任何一人。联合国各成员国必须做出明确的政治与资金长期承诺。

谢谢!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 全球

你正在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 中国 
去 开发署全球

阿尔巴尼亚 阿尔及利亚 阿富汗 阿根廷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 阿塞拜疆

埃及 埃塞俄比亚

安哥拉

巴巴多斯 巴布亚新几内亚 巴基斯坦 巴拉圭 巴林 巴拿马 巴西

白俄罗斯

贝宁

玻利维亚

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

博茨瓦纳

伯利兹

不丹

布基纳法索 布隆迪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

赤道几内亚

东帝汶

多哥 多明尼加共和国

俄罗斯联邦

厄瓜多尔 厄立特里亚

菲律宾

佛得角

冈比亚

刚果共和国 刚果民主共和国

哥伦比亚 哥斯达黎加

格鲁吉亚

古巴

圭亚那

哈萨克斯坦

海地

黑山

洪都拉斯

火鸡

吉布提 吉尔吉斯斯坦

几内亚 几内亚比绍

加纳 加蓬

柬埔寨

津巴布韦

喀麦隆

科摩罗 科索沃 科特迪瓦 科威特

克罗地亚

肯尼亚

莱索托

老挝人民民主共和国

黎巴嫩

利比里亚 利比亚

卢旺达

马达加斯加 马尔代夫 马拉维 马来西亚 马里

毛里求斯和塞舌尔 毛里塔尼亚

蒙古

孟加拉国

秘鲁

缅甸

摩尔多瓦 摩洛哥

莫桑比克

墨西哥

纳米比亚

南非 南苏丹

尼泊尔 尼加拉瓜 尼日尔 尼日利亚

前南斯拉夫的马其顿共和国

萨尔瓦多 萨摩亚(多国办事处)

塞尔维亚 塞拉利昂 塞内加尔 塞浦路斯

沙特阿拉伯

圣多美和普林西比

斯里兰卡 斯威士兰

苏丹 苏里南

索马里

塔吉克斯坦

泰国

太平洋办事处

坦桑尼亚

特立尼达和多巴哥

突尼斯

土库曼斯坦

危地马拉

委内瑞拉

乌干达 乌克兰 乌拉圭 乌兹别克斯坦

叙利亚

牙买加

亚美尼亚

也门

伊拉克共和国 伊朗

印度 印度尼西亚

援助巴勒斯坦人民方案

约旦

越南

赞比亚

乍得

智利

中非共和国 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