芮婉洁:中欧文化高峰论坛致辞

2014-11-27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驻华代表处政策与伙伴关系主管  芮婉洁

中国 北京 雁栖湖

尊敬的各位来宾,女士们先生们:

非常感谢欧盟委员会以及中国的活动组织方邀请我们今天来讨论2015年后目标的社会维度以及这对中国的意义。

正如你们所认识到的,联合国开发计划署,更广泛地来说,整个联合国发展集团(UNDG)一直在协调一个关于构建千年发展目标的未来发展议程、以及涉及多方利益攸关方的全球对话。此外,联合国开发计划署驻华代表处也在国家层面上积极地支持中国思考和规划2015年后议程。两次全国协商活动在这里举行:一次于2012年在云南,另一次于2013年在北京。另外在2014年6月,联合国开发计划署驻华代表处还和中国外交部组织了一次就2015年后发展议程问题交换信息和意见的讨论会。

那么,我们从中学到了什么?作为一个专注于不仅在中国而且通过中国的支持在其他国家减少贫困的联合国机构,我们的观点当然是2015年后议程应该像千年发展目标这样,有强有力的社会要素。但我们同时也有机会学习中国的经验,以增强2015年后议程的社会维度。具体来说,我们有三个经验。

1)2015年后目标的相关性

中国在很多方面都很独特。中国很快地实现了千年发展目标中的几项——尤其是消除极端贫困与饥饿(目标1)和降低婴儿和儿童死亡率(目标4)。中国实际上比几个多维度、关注社会的目标做得还要好。每天收入不到1美元的中国农村人口比例从1990年的46%降低到2005年的10%左右,这不到原来水平的1/4,比预期目标提前了十多年。此外,中国在其他维度上也取得进展。例如,体重过轻儿童的比例在1990到2005年间降低了50%以上。在另一个关键的社会领域教育(目标2)方面,中国也取得领先。截止到2000年,中国已基本普及中小学教育(入学率达99%),男女基本平等,此后该数据仍不断增加。大学入学率增加逾5倍,这意味着算上正在下降的出生率,未来一半中国青年将能够接受高等教育。

但是中国也面临挑战。实现性别平等(目标3)、改善孕产妇保健问题(目标5)以及对抗艾滋病毒/艾滋病、疟疾和其他疾病问题(目标6)变得更加艰难。频繁的自然灾害、气候变化和环境恶化也威胁进展。对中国来说,这些将是未来要关注的领域。

但并无充分的理由将这些结论运用到其他国家。中国有完全异于其他国家的社会经济结构,比如,撒哈拉以南非洲的青年(定义为10到24岁)人数目前刚好不到3亿,并且预计到2050年几乎翻一番,达到约5.7亿。另一方面,虽然中国目前也有将近3亿青年,但这个数字到2050年将会降至1.8亿多。所以即使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主张采取平衡的、多维度的方法,也不可能使中国和非洲国家拥有完全相同的目标。那么我们应该以一整张关注社会的可持续发展目标列表为目标吗?对此人们还未达成一致的看法。但无论发生什么,国家都应像中国所做的那样根据自己的情况和愿望优先考虑自己想要什么并制定自己的目标。例如,一些国家可能想要专注于绝对目标,而另一些像中国一样想专注质量相关的目标。我们只想敦促各国尽快弄清楚自己的优先事项,并且考虑他们可能会需要收集的数据。联合国全球脉动(Global Pulse)行动与互联网和其他公司所做的工作正是一个实用且创新的方式的例证。

2)公平和包容性

从中国学到的另一个经验是千年发展目标没有充分考虑到平等的机会是如此重要,无论是在增长,还是在像教育、卫生、营养等社会目标方面。我们认为2015年后议程无论如何应该解决这个问题。但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我们正就两件事与中国合作:第一,审查如何确保社会保障真正涵盖到每个人,包括那些在非正规经济部门工作的人;第二,针对剩下的8000万到2亿贫困人口(取决于不同的贫困线),有针对性的计划将被制定。下一份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的旗舰刊物:中国的国家人类发展报告将会关注这些主题,因为我们相信它们是将能影响中国发展的最深刻的挑战。

3)关注怎么做

最后,从中国学到的第三个经验是,只有一个目标专注于如何实现千年发展目标。而它相当稀少——唯一的量化标准是从国民总收入中拿出0.7%用在官方发展援助上。尽管官方发展援助很重要,尤其对最不发达国家,但如果你看中国,国际转移支付在它的千年发展目标实现中扮演了很小的角色。事实上,中国的进步可以归功于政府的三大主要国内政策选择:首先,选择专注于强劲的经济增长,包括通过扩大国际贸易将非援助形式的金融带入中国;第二,选择管理人口增长和城市化的速率,并非所有的政府都能做到这一点,但它确有贡献;第三,选择设立一个强有力的累进税体制,这意味着政府可以聚集大量的国内资源进行再投资。正是这些政策选择,无论是国内的还是国际的,影响了国家是否实现其目标。当然,他们应有自由来决定哪些目标,但他们也需要一个有利的全球环境。想象一下如果中国无法进行贸易,或者通过移民的方式来建立那些贸易链接。不仅仅是官方发展援助,也不仅仅是金融,我们需要更多来使国家走向国际,一旦它们制定了正确的国内政策选择。

总的来说,2015年后议程的社会维度对于我们推动千年发展目标的遗产至关重要。但社会维度及其成就也基于中国和其他国家的经验教训而不断修正和适应。这,是值得欢迎的。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 全球

你正在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 中国 
去 开发署全球

阿尔巴尼亚 阿尔及利亚 阿富汗 阿根廷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 阿塞拜疆

埃及 埃塞俄比亚

安哥拉

巴巴多斯 巴布亚新几内亚 巴基斯坦 巴拉圭 巴林 巴拿马 巴西

白俄罗斯

贝宁

玻利维亚

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

博茨瓦纳

伯利兹

不丹

布基纳法索 布隆迪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

赤道几内亚

东帝汶

多哥 多明尼加共和国

俄罗斯联邦

厄瓜多尔 厄立特里亚

菲律宾

佛得角

冈比亚

刚果共和国 刚果民主共和国

哥伦比亚 哥斯达黎加

格鲁吉亚

古巴

圭亚那

哈萨克斯坦

海地

黑山

洪都拉斯

火鸡

吉布提 吉尔吉斯斯坦

几内亚 几内亚比绍

加纳 加蓬

柬埔寨

津巴布韦

喀麦隆

科摩罗 科索沃 科特迪瓦 科威特

克罗地亚

肯尼亚

莱索托

老挝人民民主共和国

黎巴嫩

利比里亚 利比亚

卢旺达

马达加斯加 马尔代夫 马拉维 马来西亚 马里

毛里求斯和塞舌尔 毛里塔尼亚

蒙古

孟加拉国

秘鲁

缅甸

摩尔多瓦 摩洛哥

莫桑比克

墨西哥

纳米比亚

南非 南苏丹

尼泊尔 尼加拉瓜 尼日尔 尼日利亚

前南斯拉夫的马其顿共和国

萨尔瓦多 萨摩亚(多国办事处)

塞尔维亚 塞拉利昂 塞内加尔 塞浦路斯

沙特阿拉伯

圣多美和普林西比

斯里兰卡 斯威士兰

苏丹 苏里南

索马里

塔吉克斯坦

泰国

太平洋办事处

坦桑尼亚

特立尼达和多巴哥

突尼斯

土库曼斯坦

危地马拉

委内瑞拉

乌干达 乌克兰 乌拉圭 乌兹别克斯坦

叙利亚

牙买加

亚美尼亚

也门

伊拉克共和国 伊朗

印度 印度尼西亚

援助巴勒斯坦人民方案

约旦

越南

赞比亚

乍得

智利

中非共和国 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