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草经济——导致中国贫困、落后的成瘾经济

2017-4-14

2017年4月14日 | 北京 – 世界卫生组织和联合国开发计划署新发布的联合报告强调,本世纪吸烟相关疾病将导致2亿多中国人死亡。如果不采取重要举措减少中国的烟草依赖,大部分死亡将会发生在中国最贫穷和最脆弱的人群之间。

《中国无法承受的代价——烟草流行给中国造成的健康、经济和社会损失》是由世界卫生组织和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合著的突破性报告。该报告于今日发布,探讨了烟草对于中国发展所造成的健康、社会和经济损失,及概述了可以避免数百万人死亡的控烟措施。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烟草生产国和消费国,中国消费世界上多达44%的卷烟。每年有100多万中国人因烟草相关疾病而死亡。

 “如果不采取措施减少上述人数,如果不逐步实施更多控烟政策,后果将会更加严重。这不仅会影响中国人民健康,还会殃及中国整体经济。报告显示,中国因烟草使用产生的相关损失增长迅速,不符合可持续发展。2014年中国由于烟草使用而导致的经济总损失约为3500亿元(570亿美元),比2000年增加了十倍,”世界卫生组织驻华代表施贺德博士表示。

这些预计增加的损失将导致多领域出现负溢出效应,除了会影响社会福利和卫生系统,还会对中国的经济和商业发展带来更多挑战。如果不采取快速果断的行动,所产生的诸多压力会加剧全国不断增长的贫富差异。本报告所述建议提供了将为中国健康带来巨大益处的一揽子综合烟草控制政策。

可持续发展目标(SDGs)要求各国政府在未来15年内将由非传染性疾病造成的过早死亡减少三分之一,而烟草是造成非传染性疾病流行的主要风险因素之一。

“通过执行可持续发展目标,国际社会认识到对于更广泛的健康与发展而言,控烟是需要优先考虑的一大议题,”联合国开发计划署驻华代表罗世礼先生表示。“如果不采取严肃行动解决烟草对于中国的巨大威胁,我们将无法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及其创建更公平、健康和可持续的世界的愿景。现在实行报告所提到的相关政策将对终结贫困及倡导健康生活方式产生深远影响,并有助于在2030年前实现所有可持续发展目标。”

报告的主要一项建议是实施一部全面的全国无烟立法,即要求所有室内公共场所100%全面无烟。中国四大一线城市中已有三个城市——北京、深圳和上海——已经通过并开始施行了全面的控烟条例。

2015年5月中国财政部宣布增加卷烟消费税,该举措非常有效并使得卷烟零售价有所上涨。2015年,卷烟销量出现了近20年的首次同比下降,而政府税收也较2014年增加,实现了真正的双赢。但是,卷烟价格的增幅远远低于薪酬的平均涨幅,使得卷烟在中国的可负担性逐渐提高。报告呼吁将卷烟的零售价提高50%,并保持价格增长。实施这一措施可以减少4700多万名男性吸烟者,以及在未来50年内避免2000万人过早死亡。在避免的过早死亡的人群中,半数以上来自于收入最低的两个群体(中等偏下收入人群和低收入人群)。

“提高烟草税是减少烟草使用最有效的途径之一,同时也为健康和其他基本项目带来大量收入,并最终惠及全人类,” 世界银行中国、蒙古和韩国局局长郝福满表示。

烟草使用所造成的健康和更广泛的社会、经济和环境损失是中国无法承受的代价。“当中国领导人致力于颁布宏伟的《‘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时更是如此。执行一揽子强有力的控烟措施根本上是以帮助贫穷人群为目标,中国将在宏伟纲要中采取重要举措消除贫困,减少全国范围内现有的不平等与社会差距,” 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院长胡鞍钢教授说道。

世界卫生组织在其驻华代表处举办了该报告举办的新闻发布会,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媒体和重要经济学家均受邀参加,支持加大行动来遏制中国烟草流行。

 

报告下载链接

http://www.wpro.who.int/china/publications/2017-tobacco-report-china/zh/

关于世界卫生组织

世卫组织是联合国系统内的卫生指导与协调机构,负责在全球卫生事项中发挥领导作用,制定卫生研究议程,设立规范及标准,阐述循证的政策备选方案,向各国提供技术支持,以及监控及评估健康趋势。

关于联合国开发计划署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与社会各界并肩协作,帮助提高各国应对危机的能力,并推动可持续的发展方式,以提高每个人的生活质量。立足于全球177个国家和地区,我们拥有广阔的全球视野和独特的本土洞察力,为实现民强国盛的目标而不懈努力。

Contact information

更多信息请垂询

吴琳琳女士

电子邮件: wul@who.int

电话:+86 10 6532 7191

 

张薇女士

电子邮件: wei.zhang@undp.org

电话: +8610 8532 0715

Slide
Slide
Slide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 全球

你正在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 中国 
去 开发署全球

阿尔巴尼亚 阿尔及利亚 阿富汗 阿根廷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 阿塞拜疆

埃及 埃塞俄比亚

安哥拉

巴巴多斯 巴布亚新几内亚 巴基斯坦 巴拉圭 巴林 巴拿马 巴西

白俄罗斯

贝宁

玻利维亚

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

博茨瓦纳

伯利兹

不丹

布基纳法索 布隆迪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

赤道几内亚

东帝汶

多哥 多明尼加共和国

俄罗斯联邦

厄瓜多尔 厄立特里亚

菲律宾

佛得角

冈比亚

刚果共和国 刚果民主共和国

哥伦比亚 哥斯达黎加

格鲁吉亚

古巴

圭亚那

哈萨克斯坦

海地

黑山

洪都拉斯

火鸡

吉布提 吉尔吉斯斯坦

几内亚 几内亚比绍

加纳 加蓬

柬埔寨

津巴布韦

喀麦隆

科摩罗 科索沃 科特迪瓦 科威特

克罗地亚

肯尼亚

莱索托

老挝人民民主共和国

黎巴嫩

利比里亚 利比亚

卢旺达

马达加斯加 马尔代夫 马拉维 马来西亚 马里

毛里求斯和塞舌尔 毛里塔尼亚

蒙古

孟加拉国

秘鲁

缅甸

摩尔多瓦 摩洛哥

莫桑比克

墨西哥

纳米比亚

南非 南苏丹

尼泊尔 尼加拉瓜 尼日尔 尼日利亚

前南斯拉夫的马其顿共和国

萨尔瓦多 萨摩亚(多国办事处)

塞尔维亚 塞拉利昂 塞内加尔 塞浦路斯

沙特阿拉伯

圣多美和普林西比

斯里兰卡 斯威士兰

苏丹 苏里南

索马里

塔吉克斯坦

泰国

太平洋办事处

坦桑尼亚

特立尼达和多巴哥

突尼斯

土库曼斯坦

危地马拉

委内瑞拉

乌干达 乌克兰 乌拉圭 乌兹别克斯坦

叙利亚

牙买加

亚美尼亚

也门

伊拉克共和国 伊朗

印度 印度尼西亚

援助巴勒斯坦人民方案

约旦

越南

赞比亚

乍得

智利

中非共和国 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