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世界援助如何发挥作用以及援助为何依然重要

06 三月 2017

联合国助理秘书长、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亚太局局长徐浩良著

赫芬顿邮报发表

1994年我刚加入联合国的时候,亚太地区超过10%的资金来自于发达国家的援助。而如今,这一比例不到1%,但援助仍不可或缺。

有报道指出,援助资金的急剧减少将限制我们建立一个更加安全、可持续的世界的能力。

那么为什么援助依然如此重要呢?

近几十年来,国际发展合作成为了一个单向系统——相对富裕的国家为相对贫穷的国家提供资金及专家援助。这极大地促进了受援国的发展。

而联合国开发计划署致力于政府部门、议会及司法机构的能力建设。我们为亚太地区国家官员提供培训,组织专家交流活动,并为其设计程序。

随后,这些机构的改变极大地促进了经济增长。亚太地区的国内生产总值从20世纪50年代占全球国内生产总值的10%,上升至了现在的接近40%。

随着经济不断发展,亚太国家本国资源的不断充实使外国援助的比例不断下降。这是全球发展系统中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也意味着开发计划署角色的转变。

现在,我们的目标是协助亚太地区政府将本国资金以最佳方式服务于本国发展。

但同时,我们依然面临巨大的挑战——仍有3亿人生活在贫困中。

社会不平等加剧、城市化速度加快、人口老龄化、移民问题、极端主义以及环境灾害,这些都要求我们不断寻找更加成熟的解决方案。

其中一些问题甚至将对地理位置较远的北美洲和欧洲国家的社会稳定产生影响。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正在积极应对这些挑战。我们在亚太地区落实了10亿美金的发展项目——其中大部分资金来自援助——这也为我们提供了设计并检验解决方案并将其转变为国家发展项目的机会。

我们已经总结出了推广可持续发展的5个重点。

我们的专家在项目设计、预算和落实等方面协助各国自己出资的项目。在巴基斯坦,我们帮助当地政府将可持续发展目标纳入国家发展计划及预算中。巴基斯坦承诺将资源用于增加就业及为公民提供清洁饮用水和优质教育。这些都将为巴基斯坦带来积极长远的改变,甚至使其他国家受益。

我们投资创新领域。我们希望设计全新的、更有效的方案解决一直面临的问题。以巴布亚新几内亚的手机反腐项目为例,项目最初以财政部为试点,如今已扩大到更多政府部门。我们见证了非常多的成功案例,今年计划成立一个创新实验室。

我们协助国家获得新的资金来源。开发计划署的气候变化项目已经发展得非常成熟,该项目为六个亚太国家带来了绿色气候基金超过2亿美金的新资源。同时,我们也在探索引入私营资本。其中一个方式是社会影响力投资,这种方式不仅有益于社会和环境,也能够创造利润。

我们将政府、企业、民间组织、慈善家、社群、志愿者以及来自世界各地的合作伙伴聚在一起,发挥他们各自的能力。例如,我们举办的责任商业论坛搭建了一个包括亚太地区700名有影响力的人士在内的平台。

最后,联合国开发计划署正在进行内部重组,以确保我们有能力提供21世纪所需要的支持和专业知识。我们裁掉了500个工作岗位,投资于能够帮助国家应对极端主义、移民及青年就业等新问题的专业领域和活动。

当我加入联合国时,亚太地区的政府还未投资我们的任何项目,包括企业、智库、以及慈善家们在内的合作伙伴也很少参与到我们的工作中。而如今,资金和专业人才从不同的渠道不断涌入。

当然,援助依然至关重要,它能够保障国家以最佳方式利用新资源,并发挥最佳效果,极大地助力发展事业。援助为国家和政府提供了应对威胁社会安定因素——例如武装冲突、移民问题——的工具。而这些问题影响的区域远不止亚太地区。

###

了解更多三月9日至10日于曼谷举办的2017年区域管理大会,请关注推特话题#RBAPfuture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 全球

你正在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 中国 
去 开发署全球

阿尔巴尼亚 阿尔及利亚 阿富汗 阿根廷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 阿塞拜疆

埃及 埃塞俄比亚

安哥拉

巴巴多斯 巴布亚新几内亚 巴基斯坦 巴拉圭 巴林 巴拿马 巴西

白俄罗斯

贝宁

玻利维亚

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

博茨瓦纳

伯利兹

不丹

布基纳法索 布隆迪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

赤道几内亚

东帝汶

多哥 多明尼加共和国

俄罗斯联邦

厄瓜多尔 厄立特里亚

菲律宾

佛得角

冈比亚

刚果共和国 刚果民主共和国

哥伦比亚 哥斯达黎加

格鲁吉亚

古巴

圭亚那

哈萨克斯坦

海地

黑山

洪都拉斯

吉布提 吉尔吉斯斯坦

几内亚 几内亚比绍

加纳 加蓬

柬埔寨

津巴布韦

喀麦隆

科摩罗 科索沃 科特迪瓦 科威特

克罗地亚

肯尼亚

莱索托

老挝人民民主共和国

黎巴嫩

利比里亚 利比亚

卢旺达

马达加斯加 马尔代夫 马拉维 马来西亚 马里

毛里求斯和塞舌尔 毛里塔尼亚

蒙古

孟加拉国

秘鲁

缅甸

摩尔多瓦 摩洛哥

莫桑比克

墨西哥

纳米比亚

南非 南苏丹

尼泊尔 尼加拉瓜 尼日尔 尼日利亚

前南斯拉夫的马其顿共和国

萨尔瓦多 萨摩亚(多国办事处)

塞尔维亚 塞拉利昂 塞内加尔 塞浦路斯

沙特阿拉伯

圣多美和普林西比

斯里兰卡 斯威士兰

苏丹 苏里南

索马里

塔吉克斯坦

泰国

太平洋办事处

坦桑尼亚

特立尼达和多巴哥

突尼斯

土耳其 土库曼斯坦

危地马拉

委内瑞拉

乌干达 乌克兰 乌拉圭 乌兹别克斯坦

叙利亚

牙买加

亚美尼亚

也门

伊拉克共和国 伊朗

印度 印度尼西亚

援助巴勒斯坦人民方案

约旦

越南

赞比亚

乍得

智利

中非共和国 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