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一带一路”倡议构建共同愿景

10 十一月 2016

罗世礼先生,联合国系统驻华协调员/联合国开发计划署驻华代表

我们生活的世界正在发生深刻复杂的变化,国家间相互依存性日益加深,国际合作成为必然趋势。然而人类依然面临诸多挑战。气候变化、全球健康和安全问题需要国际社会更加紧密的合作,共同携手应对。这就需要我们进一步探索全球治理新理念,造福世界各国及人民。

在这一前提下,雄心勃勃的“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是全球治理的一种新趋势和一次创新性的探索。作为可能是未来世界最大的跨国经济走廊,“一带一路”是通过区域合作取得共同繁荣的重要机遇,并将成为推动落实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的加速器。

“一带一路”倡议覆盖沿线70多个亚洲及太平洋地区、欧洲及非洲国家及其40亿人口。沿线大多数为发展中国家,经济总量约达21万亿美元。倡议致力于构建全方位互联互通网络,促进沿线国家经贸融合,增进人文交流,同时推动包容性发展与共赢合作,从而打造国际合作新模式。

当今世界全球化日益深入。经济社会的关联性与环境的可持续发展跨越国界。“一带一路”倡议的一大重要优势在于在战略设计上以缩小沿线各国的发展差距为目标。据亚洲开发银行、联合国亚太经社会和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的联合研究显示,2010年到2020年,仅亚太地区的基础设施投资需求就达到了8.3万亿美元,即每年7500亿美元。其中绝大部分投资来自政府收入,但与此同时,外商直接投资也发挥着日益重要的作用。因此,“一带一路”也成为了促进资金融通的强大平台。

一些国家已经全面参与到倡议中来,投资与贸易迅速扩展。2015年前三季度,中国企业对沿线国家直接投资达到120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增长66%。以巴基斯坦为例,作为中巴经济走廊建设的重点国家,未来对巴基斯坦能源与运输部门的投资将达到460亿美元。同样,在印度尼西亚,计划建设的52个项目的资金框架也在积极筹备中,项目将由中国国家开发银行与印尼当地金融机构共同投资。

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是如何确保这些投资项目在促进经济增长的同时惠及人类发展。“一带一路”倡议将推动沿线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与工业化发展,与此同时,各国也应携手努力,推动当地社会变革,减少贫困,实现环境的可持续发展与包容的社会发展,推动2030议程的落实。

强调可持续性是“一带一路”倡议公信力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它与2030可持续发展议程的高度一致性和互补性也将有助于创造共赢局面。“一带一路”倡议的落实是在市场规则和国际法的指导下,主要以沿线国家的商业和经济发展重点为驱动,依靠私营部门落实开展。“一带一路”倡议的成功与否极大地依赖于能否实现沿线的国家和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目标,能否通过创造体面工作、提升能力建设来提高当地人民的生活水平。解决弱势群体面临的不平等问题,加强沿线各国的社会凝聚力,从而积极影响人口流动和人口结构改变,也应是“一带一路”倡议的题中之义。在政策层面,“一带一路”倡议应同等关注政策协调性,进一步促进低风险和低交易成本的投资。

联合国系统职能广泛,包括联合国开发计划署、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等众多机构已做好充分准备,将“一带一路”倡议的实施融入到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实现过程中。近日,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与中国政府签署共建“一带一路”谅解备忘录,旨在支持中国和沿线国家共同实现发展愿景,达成广泛共识,为决策者参与“一带一路”倡议提供研究与分析依据,确保在实现经济繁荣的同时促进包容性的社会和环境发展。

今日举行的“全球治理高层政策论坛”将“一带一路”沿线诸多国家、联合国官员、发展专家、智库学者和企业领袖齐聚一堂,共商行动计划。如今我们刚刚启程,道阻且长。但我坚信,通过构建共同愿景,与合作伙伴互通认识与资源,携手促进可持续发展,必将实现共同繁荣。

 

本篇评论文章发表在2016年11月10日人民日报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 全球

你正在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 中国 
去 开发署全球

阿尔巴尼亚 阿尔及利亚 阿富汗 阿根廷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 阿塞拜疆

埃及 埃塞俄比亚

安哥拉

巴巴多斯 巴布亚新几内亚 巴基斯坦 巴拉圭 巴林 巴拿马 巴西

白俄罗斯

贝宁

玻利维亚

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

博茨瓦纳

伯利兹

不丹

布基纳法索 布隆迪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

赤道几内亚

东帝汶

多哥 多明尼加共和国

俄罗斯联邦

厄瓜多尔 厄立特里亚

菲律宾

佛得角

冈比亚

刚果共和国 刚果民主共和国

哥伦比亚 哥斯达黎加

格鲁吉亚

古巴

圭亚那

哈萨克斯坦

海地

黑山

洪都拉斯

吉布提 吉尔吉斯斯坦

几内亚 几内亚比绍

加纳 加蓬

柬埔寨

津巴布韦

喀麦隆

科摩罗 科索沃 科特迪瓦 科威特

克罗地亚

肯尼亚

莱索托

老挝人民民主共和国

黎巴嫩

利比里亚 利比亚

卢旺达

马达加斯加 马尔代夫 马拉维 马来西亚 马里

毛里求斯和塞舌尔 毛里塔尼亚

蒙古

孟加拉国

秘鲁

缅甸

摩尔多瓦 摩洛哥

莫桑比克

墨西哥

纳米比亚

南非 南苏丹

尼泊尔 尼加拉瓜 尼日尔 尼日利亚

前南斯拉夫的马其顿共和国

萨尔瓦多 萨摩亚(多国办事处)

塞尔维亚 塞拉利昂 塞内加尔 塞浦路斯

沙特阿拉伯

圣多美和普林西比

斯里兰卡 斯威士兰

苏丹 苏里南

索马里

塔吉克斯坦

泰国

太平洋办事处

坦桑尼亚

特立尼达和多巴哥

突尼斯

土耳其 土库曼斯坦

危地马拉

委内瑞拉

乌干达 乌克兰 乌拉圭 乌兹别克斯坦

叙利亚

牙买加

亚美尼亚

也门

伊拉克共和国 伊朗

印度 印度尼西亚

援助巴勒斯坦人民方案

约旦

越南

赞比亚

乍得

智利

中非共和国 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