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灭艾滋并非遥不可及

01 十二月 2015

作者: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驻华代表苏凯琳、世界卫生组织驻华代表施贺德

在不久的将来,艾滋病(AIDS)很可能将成为历史书的一页,而不是报纸的头条。去年9月份,中国与其他联合国成员国召开会议,通过了可持续发展目标,承诺到2030年,使艾滋病不再成为公共健康的一大威胁。在今天这个世界艾滋病日,联合国呼吁国际社会履行这一承诺。

我们深知,中国一旦下定决心应对挑战,总能创 造奇迹,过去几十年,中国让多达6.6亿人口脱贫就证明了这一点。凭借决心、实用主义和乐观主义精神,中国取得了这一非凡成就。如今我们需要抱着同样的精 神,来终结艾滋病疫情。尽管中国总体艾滋病感染率较低,但中国的艾滋病感染患者人数、新感染人数均排在世界前15位。病毒在不停地传播,是时候阻止它了。

我们知道该做什么:我们需要改变对HIV感染最严重群体的态度与支持。这样他们才更有可能保护好自己,如果感染了HIV,也能更容易接受测试和初期治疗。在中国,这意味着做更多的事情来支持男男性接触者(MSM)。

尽管中国总体新感染人数较为稳定,其中绝大多 数仍然属于异性恋,同性传播病例已经从2006年的2.5%增长到26%。这个问题并非只出现在中国:在亚洲,男男性接触者感染HIV的几率要比普通人大 19倍。我们必须应对妨碍男男性接触者接受早期测试、治疗的侮辱与歧视问题。

男男性接触者已经受到社会的谴责。而感染HIV后,他们受到的谴责是双重的——这让他们很难获得可用服务。但总体来说,针对这一关键群体的服务仍然资源匮乏、规模不足。

尽管中国在1997年已不再将同性恋入刑,并在2001年正式将同性恋从精神疾病中除名,但社会环境对于他们却并没有太大改善。在中国,绝大多数同性恋仍然是不可告人的。并没有法律来保护他们免于歧视。

我们需要一个切实的回应。首先,我们必须保证,无论何时何地,只要需要,他们能获得非歧视的服务。只要更多地支持以群体为基础的组织,这一点便可以实现:在满足群体需求方面,同性恋群体向同性恋提供服务可能更加有效。全世界许多例子已经证实了这点。

其次,我们需要保证提供的HIV服务是最有效的——例如,单剂量的药物组合与社区负责的快速检测。这些方法在世界其他地区都是广泛认可的——它们没有理由被中国拒之门外。如果中国引进这些方法,测试速率与接受、坚持治疗将得到极大改善。

中国到2030年终结艾滋病的承诺值得赞赏——但只有将科学与尊严、接受边缘群体相结合时,这一承诺才能实现。只有一心确保必要的信息和服务能覆盖到最需要它们的群体,我们才能保证,到2030年消灭HIV并非遥不可及。

(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驻华代表苏凯琳和世界卫生组织驻华代表施贺德以联合国驻华系统艾滋病小组之名撰写本文,刊于2015年12月1日《中国日报》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 全球

你正在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 中国 
去 开发署全球

阿尔巴尼亚 阿尔及利亚 阿富汗 阿根廷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 阿塞拜疆

埃及 埃塞俄比亚

安哥拉

巴巴多斯 巴布亚新几内亚 巴基斯坦 巴拉圭 巴林 巴拿马 巴西

白俄罗斯

贝宁

玻利维亚

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

博茨瓦纳

伯利兹

不丹

布基纳法索 布隆迪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

赤道几内亚

东帝汶

多哥 多明尼加共和国

俄罗斯联邦

厄瓜多尔 厄立特里亚

菲律宾

佛得角

冈比亚

刚果共和国 刚果民主共和国

哥伦比亚 哥斯达黎加

格鲁吉亚

古巴

圭亚那

哈萨克斯坦

海地

黑山

洪都拉斯

火鸡

吉布提 吉尔吉斯斯坦

几内亚 几内亚比绍

加纳 加蓬

柬埔寨

津巴布韦

喀麦隆

科摩罗 科索沃 科特迪瓦 科威特

克罗地亚

肯尼亚

莱索托

老挝人民民主共和国

黎巴嫩

利比里亚 利比亚

卢旺达

马达加斯加 马尔代夫 马拉维 马来西亚 马里

毛里求斯和塞舌尔 毛里塔尼亚

蒙古

孟加拉国

秘鲁

缅甸

摩尔多瓦 摩洛哥

莫桑比克

墨西哥

纳米比亚

南非 南苏丹

尼泊尔 尼加拉瓜 尼日尔 尼日利亚

前南斯拉夫的马其顿共和国

萨尔瓦多 萨摩亚(多国办事处)

塞尔维亚 塞拉利昂 塞内加尔 塞浦路斯

沙特阿拉伯

圣多美和普林西比

斯里兰卡 斯威士兰

苏丹 苏里南

索马里

塔吉克斯坦

泰国

太平洋办事处

坦桑尼亚

特立尼达和多巴哥

突尼斯

土库曼斯坦

危地马拉

委内瑞拉

乌干达 乌克兰 乌拉圭 乌兹别克斯坦

叙利亚

牙买加

亚美尼亚

也门

伊拉克共和国 伊朗

印度 印度尼西亚

援助巴勒斯坦人民方案

约旦

越南

赞比亚

乍得

智利

中非共和国 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