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更好地讲述国际发展和南南合作的故事?

2018-2-8

2018年1月31日, 北京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驻华代表处和澳大利亚外交贸易部共同举办了题为 “如何更好地讲述国际发展和南南合作的故事?暨可持续发展国际背景下各国的发展传播经验及对中国的启示” 的政策研讨会。约120位来自政府部门、研究机构、国内外主要媒体、驻华双边及多边发展机构以及社会组织的代表参加了本次活动。

在本次政策研讨会上,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发布了题为 《向国内公众传播发展合作:各国传播方式及对南南合作提供方的启示》的最新报告。作为一份介绍性的研究成果,该报告通过对中国、巴西、印度、荷兰、南非、土耳其、韩国以及英国发展传播方式的考察,比较了南南合作提供方和传统发展伙伴所采取的多种传播方式,以及分析了这些传播方式形成的背景和原因。同时,报告旨在为希望加强发展合作对内传播工作的国家提供借鉴和政策建议。

该报告发现,各国在面向国内民众讲述国际发展和南南合作工作时都积累了一定的经验。传统发展伙伴在本国内普遍建立了一定的体制架构和政策措施来进行发展合作传播,而南南合作提供国在加强传播与增进公众对政府发展合作项目的了解意识方面有很大的提升空间。报告指出,要实现有效的发展合作对内传播,传播方式必须“因地制宜”,符合各国的不同情况。最后,报告为包括中国在内的南南合作提供方制定发展合作对内传播策略提出了五点建议。

在研讨会上,相关政府官员、发展合作业内人士和媒体专家基于该报告的主旨内容,分三个环节从不同角度分享了各自在发展传播领域的经验和观点。他们达成了以下三点共识:首先,学习借鉴不同国家和机构的传播方式的至关重要;第二,建议从“以人文本”的角度来讲述发展的故事;第三,除媒体外,众多参与发展合作的机构也应参与到发展合作的传播工作当中。

对许多国家而言,如何向国内公众传播发展合作一直以来都是一项非常重要而又具有挑战性的任务,需要巧妙地去处理。一方面,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面临着在2020年前消除贫困等众多长期的国内发展挑战。另一方面,中国作为全球主要发展合作提供方,坚定地致力于支持其他国家落实其可持续发展议程。因此,如何平衡国内发展需求与国际期望,已经成为中国面临的一项重要而艰巨的任务。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驻华代表处国别主任文霭洁女士指出,中国公众对中国国际合作的关注日益增加,中国从事发展合作的机构也越来越关注其传播方式的多样化。文霭洁女士表示:“由于中国对发展合作日益开放的态度,国内媒体和公众对中国发展合作的探讨也日渐增多。令人欣慰的是,现在已经有更多的举措来帮助中国向国内和国际受众传播发展合作。”

本次政策研讨会为各方就该议题开展讨论和交流提供了一个有益平台。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希望,该报告的发布和政策研讨会的举办可以为今后的相关讨论、研究工作和发展传播的创新实践奠定基础,也可以作为今后各方在该领域开展合作及落实相关政策举措的第一步。

Slide
Slide
Slide
Slide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 全球

你正在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 中国 
去 开发署全球

阿尔巴尼亚 阿尔及利亚 阿富汗 阿根廷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 阿塞拜疆

埃及 埃塞俄比亚

安哥拉

巴巴多斯 巴布亚新几内亚 巴基斯坦 巴拉圭 巴林 巴拿马 巴西

白俄罗斯

贝宁

玻利维亚

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

博茨瓦纳

伯利兹

不丹

布基纳法索 布隆迪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

赤道几内亚

东帝汶

多哥 多明尼加共和国

俄罗斯联邦

厄瓜多尔 厄立特里亚

菲律宾

佛得角

冈比亚

刚果共和国 刚果民主共和国

哥伦比亚 哥斯达黎加

格鲁吉亚

古巴

圭亚那

哈萨克斯坦

海地

黑山

洪都拉斯

火鸡

吉布提 吉尔吉斯斯坦

几内亚 几内亚比绍

加纳 加蓬

柬埔寨

津巴布韦

喀麦隆

科摩罗 科索沃 科特迪瓦 科威特

克罗地亚

肯尼亚

莱索托

老挝人民民主共和国

黎巴嫩

利比里亚 利比亚

卢旺达

马达加斯加 马尔代夫 马拉维 马来西亚 马里

毛里求斯和塞舌尔 毛里塔尼亚

蒙古

孟加拉国

秘鲁

缅甸

摩尔多瓦 摩洛哥

莫桑比克

墨西哥

纳米比亚

南非 南苏丹

尼泊尔 尼加拉瓜 尼日尔 尼日利亚

前南斯拉夫的马其顿共和国

萨尔瓦多 萨摩亚(多国办事处)

塞尔维亚 塞拉利昂 塞内加尔 塞浦路斯

沙特阿拉伯

圣多美和普林西比

斯里兰卡 斯威士兰

苏丹 苏里南

索马里

塔吉克斯坦

泰国

太平洋办事处

坦桑尼亚

特立尼达和多巴哥

突尼斯

土库曼斯坦

危地马拉

委内瑞拉

乌干达 乌克兰 乌拉圭 乌兹别克斯坦

叙利亚

牙买加

亚美尼亚

也门

伊拉克共和国 伊朗

印度 印度尼西亚

援助巴勒斯坦人民方案

约旦

越南

赞比亚

乍得

智利

中非共和国 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