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编织,创意减贫


平寨村花腰傣族刺绣协会的管理人员。这是一群风华正茂,朝气蓬勃的年轻人,怀揣着梦想和希望,在全球化的大背景下,通过传统手工艺将自身少数民族文化发扬光大。(闫璐/摄)

八十岁的刀元仙老人自七岁时学会刺绣以后,一直未曾停止过操练这一技艺,而她出嫁时的嫁衣是她最好的作品。她所在的村子——平寨村,座落在云南省西南部的花腰傣族之乡。但如今,刀元仙老人掌握的这门传统技艺正濒临消失。

亮点

  • 为了提高少数民族保护传统文化的信心和能力,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同中国政府一道开展了一个将传统与创新相结合的减贫项目,历时六年,耗资700万美元,为包括云南、青海、新疆和内蒙古在内的27个少数民族地区创造新的就业机会,帮助当地摆脱贫困。该项目的成功经验充分证明,保护少数民族文化和减贫是可以互为作用,相辅相成的。

为了赚钱,村里的年轻人都走出乡村,去大城市找酬劳高的工作,以补贴家用。平寨村虽然重视刺绣艺术的文化内涵和美学价值,但留守在村里的妇女大多忙于耕种和家务,越来越少人有时间潜心钻研刺绣技能。

平寨村的例子只不过是55个少数民族如今面临处境的一个缩影。中国的少数民族人口共计1.14亿,是世界上最大的少数民族群体。虽然少数民族仅占全国人口总数的8.49%,但其贫困人口数量却占到全国的一半。这部分人群具有丰富而独特的生活方式,如果能够加以妥善保护和管理,可以大大促进其发展,但这一点却往往被我们所忽视,在高速的现代化发展过程中,古老的文化遗产正在逐渐消失。

为了提高少数民族保护传统文化的信心和能力,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同中国政府一道开展了一个将传统与创新相结合的减贫项目,历时六年,耗资700万美元,为包括云南、青海、新疆和内蒙古在内的27个少数民族地区创造新的就业机会,帮助当地摆脱贫困。该项目的成功经验充分证明,保护少数民族文化和减贫是可以互为作用,相辅相成的。

在平寨村,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帮助村里的妇女建立自己的刺绣协会,提供厂房和设备,并对她们进行有关会计、人事管理、设计和市场营销方面的培训。在从事农业生产的需求很难消除的其他地区,奶牛生产与蔬菜种植协会也相应建立,帮助社区提高收入并提高其产品的市场竞争力。

通过加强这些社区的自我组织管理,以及生产、销售的能力,协会的成立使得整个地区收入水平有所提高。在平寨村,当地妇女通过刺绣增加了收入,给她们带来了希望和民族自豪感。这充分表明,古老的传统技艺可以成为耕种以外的一种改善生计的方式。另外,当地妇女地位的提高让她们更有信心,并且更有能力地参与到村寨事务的管理中。协会的刺绣产品在2010年上海世博会上展卖,大大增强了她们的自豪感和积极性。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继续与这些协会开展合作,解决偏远和欠发达市场所面临的主要问题,比如成本与竞争力,如何满足消费者对商品原创性需求的同时实现商业化的规模生产,如何让传统设计适应现代人的口味同时又不失文化的独特性、以及如何发展系统的营销并确定可持续的目标市场等问题。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着重建立与社会各界,包括企业界在内的更广泛的伙伴关系。2011年,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和国内领军化妆品企业伽蓝集团宣布建立为期四年的合作伙伴关系,以发挥少数民族传统文化与现代市场发展的协同效应。结合伽蓝集团的商业经验和嗅觉,以及与时尚界的紧密关系,该项目已开始协助民族手工产品打造品牌的识别度和知名度,使得少数民族手工产品与大批量机器制造产品相区分,建立自己的竞争优势,保持自身的原创性。这一举措将大力推动以社区为基础的旅游业,保护传统文化资源和文化习俗,拓宽手工业生产和营销渠道。这也将为平寨村等少数民族地区与充满活力的企业界之间的合作带来前所未有的机遇。

除了解决提高生计,联合国开发计划署还致力于确保这些项目点的长期可持续性,主要集中在带动少数民族社区成员实现态度上的转变——“从要我做,到我要做”,使她们项目结束后利用获得的知识和技能,实现可持续发展。除此之外,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努力确保居住在中国偏远地区的少数民族群体所遇到的挑战能引起全国的关注。通过在“十二五”规划期间举办地方和国家层面的政策建议研讨会,项目将试点地区获取的经验进行了广泛的传播与分享。

在该项目的帮助下,刀元仙老人如今能将自己引以为荣的手艺传授给下一代。让她欣慰的是,村里妇女终于能够继续传承这项有着百年历史的刺绣艺术,而她们的才华也将成为促进当地发展的重要资源。

Weaving out of Pov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