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22天到22秒:走向现代化的中国海关总署

以前,无论进出中国境内都需要很长时间的海关清关过程。对于一般人而言这个过程可能显得微不足道,但是对于数以百万期待有所作为的青年企业家而言,这的确是他们在全球市场竞争中不能忽略的巨大障碍之一。

 

现如今,通过和联合国开发计划署长达22年的长期合作,中国海关总署已经成功改进技术,重新培训了50000名优秀员工,将通关时间从22天减少到仅仅22秒。它用了不到一代人的时间就完成了工作重整,并成功加入世界贸易组织。

 

如果这些没有改变,世界是很难看到中国是如何做到吸引外资、应对进出口贸易的增长,以及成为世界贸易枢纽的。然而,尽管在2001(注:中国于2001年加入WTO)年加入国际贸易组织时,海关总署已经提高了服务能力,实现与世界接轨,但是在如何继续加快速度、跟进时代步伐、提供更优质的服务的这条路上,中国海关依旧刚刚起步。

 

为了确保中国能够在迅速的全球化浪潮中全面发展自己的国际贸易潜力,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和中国国际经济技术交流中心的联合项目在1990年应运而生。

 

起初,这个项目旨在通过一系列的目标需求评估以明确需要改进的地方,从而推进海关总署的现代化进程。 从1996年到2000年,整个海关体系开始将这些研究成果逐步转化为实践。逐渐完善和改进法律法规,更好反应新时期国家日益增长的各项需求,提供更透明的海关作业流程。

 

截止到1997年,46%的中国出口总额来自中小型企业。更方便快捷的报关流程使得这些规模较小的企业能够蓬勃发展。2001年,以世界贸易组织监管框架为指引的整合筹划工作顺利完成,这被看做是中国在十年后实现其入世抱负的重要举措(注:这时候中国已经加入WTO了)。

 

海关工作人员按照世界贸易组织的规定进行了严格培训。自动化系统的不断更新,使工作人员可以保持对新技术的跟进了解,并实现和其他成员国的同步。从2006年到2010年,海关总署一直保持世界贸易组织的最新标准。不仅如此,海关总署还制定和改进了一系列相关的规章制度,并持续不断地培训和壮大工作人员队伍。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和中国国际经济技术交流中心的联合项目的成果是令人瞩目的。中国拥有世界级的海关机构,能够支持一个庞大的国际贸易量,这些都提升了中国的国际地位和国际形象。进一步的证明可以看出,这个项目提高海关的工作效率是显而易见的。中国海关的关税收入翻了一番,从2001年的1.88万亿元提高到2010年的4.46万亿元。海关工作人员的收入也较同一时期增加了6.1个百分点。

 

由于全球化和技术的更新换代不断推动着国际贸易的发展,因而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和中国国际经济技术交流中心的联合项目也在持续进行着。中国在国际贸易市场上的竞争力来自其源源不断地保持对世界最先进技术的应用和实践。考虑到这一点, 2011年预示着该项目进入了第五阶段,这个阶段将持续到2015年。如何将海关现代化所取得的成果在中国进行推广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其中在西部和东北的老工业基地,这一领域的可持续发展已经提上日程。

 

另一个最新的聚焦点是在如何通过建立贸易伙伴关系以确保工作的安全性上,尤其是通过南南合作同非洲国家之间的交流显得极为重要。密切的合作使非洲国家得到了优惠关税待遇,出口额持续增长。在2011年,中国同非洲的贸易总额已经超过1660亿美元。而在1999年双方的贸易额还仅仅只有20亿美元。这相当于贸易总额惊人地增加了830%!

 

中国现代化的海关机构使得中国成为非洲最大的贸易伙伴,为世界最贫穷的大洲提供源源不断的收入来源和资金支持,帮助其实现可持续发展。不仅如此,中国还通过发挥其优势,协助非洲的基础设施建设,推动贸易的发展。2011年海关总署对肯尼亚、纳米尼亚和塞舌尔进行了援助,中国的工作人员同当地的海关人员一道进行了考察学习。大家分享了中国海关现代化的成功经验,并且建立了各机构之间的密切联系。最重要的是,通过与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建立的合作伙伴关系,中国海关总署已经成为一个全球重要的现代化海关训练基地。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 全球

你正在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 中国 
去 开发署全球

阿尔巴尼亚 阿尔及利亚 阿富汗 阿根廷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 阿塞拜疆

埃及 埃塞俄比亚

安哥拉

巴巴多斯 巴布亚新几内亚 巴基斯坦 巴拉圭 巴林 巴拿马 巴西

白俄罗斯

贝宁

玻利维亚

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

博茨瓦纳

伯利兹

不丹

布基纳法索 布隆迪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

赤道几内亚

东帝汶

多哥 多明尼加共和国

俄罗斯联邦

厄瓜多尔 厄立特里亚

菲律宾

佛得角

冈比亚

刚果共和国 刚果民主共和国

哥伦比亚 哥斯达黎加

格鲁吉亚

古巴

圭亚那

哈萨克斯坦

海地

黑山

洪都拉斯

火鸡

吉布提 吉尔吉斯斯坦

几内亚 几内亚比绍

加纳 加蓬

柬埔寨

津巴布韦

喀麦隆

科摩罗 科索沃 科特迪瓦 科威特

克罗地亚

肯尼亚

莱索托

老挝人民民主共和国

黎巴嫩

利比里亚 利比亚

卢旺达

马达加斯加 马尔代夫 马拉维 马来西亚 马里

毛里求斯和塞舌尔 毛里塔尼亚

蒙古

孟加拉国

秘鲁

缅甸

摩尔多瓦 摩洛哥

莫桑比克

墨西哥

纳米比亚

南非 南苏丹

尼泊尔 尼加拉瓜 尼日尔 尼日利亚

前南斯拉夫的马其顿共和国

萨尔瓦多 萨摩亚(多国办事处)

塞尔维亚 塞拉利昂 塞内加尔 塞浦路斯

沙特阿拉伯

圣多美和普林西比

斯里兰卡 斯威士兰

苏丹 苏里南

索马里

塔吉克斯坦

泰国

太平洋办事处

坦桑尼亚

特立尼达和多巴哥

突尼斯

土库曼斯坦

危地马拉

委内瑞拉

乌干达 乌克兰 乌拉圭 乌兹别克斯坦

叙利亚

牙买加

亚美尼亚

也门

伊拉克共和国 伊朗

印度 印度尼西亚

援助巴勒斯坦人民方案

约旦

越南

赞比亚

乍得

智利

中非共和国 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