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滴滴涕:生产海洋友好型船只防污漆

浙江飞鲸企业的员工在生产滴滴涕防污漆替代品

作为一名资深员工,唐浩已经在浙江飞鲸漆业工作近10年了。他从二十多岁起便开始在这里工作,但从未意识到自己每天都会打交道的含有滴滴涕的防污漆会对人体和野生生物带来极大的危害。

滴滴涕是一种过去常用在防污漆里的化学物质,它能消除造成船污的微生物。船污是指吸附在船体上微生物,在船运业是一个普遍存在的问题。船污的不断累积会造成船速的下降,而航行所需要的能源也随之增加。 因此,渔民们需要使用防污漆来防止船污的形成。

同许多防污漆生产工厂的工人一样,唐浩过去也不知道什么是滴滴涕。滴滴涕作为可持续有机污染物(POPs)的一种,会对人体健康造成威胁。“在进行防污漆生产操作时,我们都会戴口罩;在吃饭之前,我也会洗手,所以我过去以为,滴滴涕不会对我带来危害。”唐浩所不知道的是,防污漆里的滴滴涕会对海水和海洋生物造成污染,从而反过来威胁食物链以及人类健康的安全。长期使用含有滴滴涕食物可能导致如糖尿病,癌症,生育率降低和神经性疾病等慢性疾病产生。
像浙江飞鲸漆业这样年产量为6500吨的中小企业广泛分布于中国沿海9省的20个城市里。他们的主要客户为中小型的渔船主。

亮点

  • 自2009年5月起,中国已经停止生产滴滴涕;该项目每年减少使用于防污漆生产的滴滴涕250吨。
  • 包括浙江飞鲸漆业在内的18家防污漆生产企业研发出共38种滴滴涕替代物,并且通过激励计划,已生产共计3,258吨滴滴涕替代物防污漆;同时,在激励计划之外已经生产3,403吨不含滴滴涕的防污漆。
  • 5家防污漆生产企业通过项目的“绿色产品认证计划”获得了绿色产品认证证书。

为了履行其对《斯德哥摩尔公约》的承诺,中国已经颁布严格的条例来禁止生产和使用含有滴滴涕的防污漆。飞鲸漆业的技术指导沈秉强先生回忆道,“我们当时买不到滴滴涕(来作为我们生产的原料),所以我们开始用滴滴涕代替品。我们的客户曾向我们抱怨用了新的防污漆之后船上的船污变多了。” 遗憾的是,如果新的防污漆没有更好的防污效果、更有效的维护环境并且更加低廉的价格,渔民们还是会继续使用含有滴滴涕 的防污漆。
因此,在2003年,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同中国政府合作实施了“中国用于防污漆生产的滴滴涕替代项目”,旨在用在技术上可行、在经济上节俭的环境友好型滴滴涕替代物来淘汰这种有害的防污漆。

项目推行了三期激励计划来鼓励包括浙江飞鲸漆业在内的18家工厂参与其中。首先,工厂提供的滴滴涕替代品需要通过科学检验来确认它们环境友好型的属性。其次,项目为防污漆生产商们提供一定补贴,帮助他们降低环境友好型防污漆的销售价格。最后,项目为防污漆生产工厂免费提供防污漆环境风险评估测试,检测其对环境的影响。

浙江飞鲸漆业所提交的三种防污漆有两种获得了项目所颁发的“绿色产品认证证书”。“由于(获得了)这项认证,我们在10月份卖出了450吨含有代森锌,氧化亚铜等环境友好代替代物的防污漆。这项认证还帮助我们吸引到来自造船厂的客户。”沈先生说。

项目所提供的系统性的解决方案,让研究机构和私营企业走到一起共同合作,来识别、选择、测试、推广和采用含有滴滴涕替代物的防污漆。

唐浩过去不知道滴滴涕所带来的长期危害,但在他亲历整个工厂发生的变革之后,他认识到滴滴涕不是“洗洗手”就能摆脱的东西。联合国开发计划署致力于找到并且采用新的替代物来取代陈旧的生产方式,这意味着像唐浩一样的工人会生产出更加安全和海洋友好型的防污漆。

自2009年5月以来,开发署与其合作伙伴通过建立多种激励计划,每年已减少250吨用于防污漆生产的滴滴涕的使用。通过在取代含有滴滴涕的防污漆过程中不断的技术改进,该项目已经建立起一个保障海洋环境和人类健康免于有害防污漆带来的健康威胁的长久机制。在2011年7月,中国已经签订《关于管制船舶有害反污损制度的国际公约》。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 全球

你正在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 中国 
去 开发署全球

阿尔巴尼亚 阿尔及利亚 阿富汗 阿根廷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 阿塞拜疆

埃及 埃塞俄比亚

安哥拉

巴巴多斯 巴布亚新几内亚 巴基斯坦 巴拉圭 巴林 巴拿马 巴西

白俄罗斯

贝宁

玻利维亚

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

博茨瓦纳

伯利兹

不丹

布基纳法索 布隆迪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

赤道几内亚

东帝汶

多哥 多明尼加共和国

俄罗斯联邦

厄瓜多尔 厄立特里亚

菲律宾

佛得角

冈比亚

刚果共和国 刚果民主共和国

哥伦比亚 哥斯达黎加

格鲁吉亚

古巴

圭亚那

哈萨克斯坦

海地

黑山

洪都拉斯

吉布提 吉尔吉斯斯坦

几内亚 几内亚比绍

加纳 加蓬

柬埔寨

津巴布韦

喀麦隆

科摩罗 科索沃 科特迪瓦 科威特

克罗地亚

肯尼亚

莱索托

老挝人民民主共和国

黎巴嫩

利比里亚 利比亚

卢旺达

马达加斯加 马尔代夫 马拉维 马来西亚 马里

毛里求斯和塞舌尔 毛里塔尼亚

蒙古

孟加拉国

秘鲁

缅甸

摩尔多瓦 摩洛哥

莫桑比克

墨西哥

纳米比亚

南非 南苏丹

尼泊尔 尼加拉瓜 尼日尔 尼日利亚

前南斯拉夫的马其顿共和国

萨尔瓦多 萨摩亚(多国办事处)

塞尔维亚 塞拉利昂 塞内加尔 塞浦路斯

沙特阿拉伯

圣多美和普林西比

斯里兰卡 斯威士兰

苏丹 苏里南

索马里

塔吉克斯坦

泰国

太平洋办事处

坦桑尼亚

特立尼达和多巴哥

突尼斯

土耳其 土库曼斯坦

危地马拉

委内瑞拉

乌干达 乌克兰 乌拉圭 乌兹别克斯坦

叙利亚

牙买加

亚美尼亚

也门

伊拉克共和国 伊朗

印度 印度尼西亚

援助巴勒斯坦人民方案

约旦

越南

赞比亚

乍得

智利

中非共和国 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