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护生物多样性, 恢复泥炭地生态系统

泥炭地是多种濒危野生物种的栖息地,包括黑颈鹤,青蛙,鱼类以及多 种珍稀植物。(闫璐/摄)

如果有游客来到位于青藏高原边缘、海拔高达3400多米的若尔盖泥炭地,就会发现这里最震撼人心的不再是美丽的自然风光,而是“千疮百孔”的地表。为了降低地下水位并让地表更适宜养殖牲畜和开矿,人们挖掘了成千上万的沟渠,不仅破坏了景色,更让整个生态系统处于危险之中。

泥炭地在全球和地区的生态系统中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它能够比热带雨林多吸收五倍以上的大气中的二氧化碳,从而有效减缓全球气候变化。泥炭地是濒危野生动植物的栖息地,还是主要的水资源涵养地和天然的抗洪系统。在若尔盖,泥炭地可大量吸收喜马拉雅山脉上的雪水,流入包括长江和黄河在内的亚洲主要河流中。

亮点

  • 关于可持续的泥炭地与草原管理的培训项目使得当地牧民减少了他们在日常生活中对泥炭地造成的破坏。

若尔盖泥炭地也是当地5万居民维持生计的重要来源,对于低收入的人来说更是如此。这里的居民有着几百年游牧民族的生活习惯,以藏族人为主。泥炭地为这些居民提供了包括食品和草药在内种类丰富的产品,也可以用作家庭燃料和庭院土壤,在泥炭地生长的草木和芦苇还可以用来制纸和编篮。

占地近50万平方公里的若尔盖泥炭地是中国面积最大的高原湿地之一。但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当地政府为扩大耕地而实行的排水计划及五十多年的过度放牧都使得若尔盖泥炭地面积剧减,引起了地下水水位下降、旱季缺水、附近旱地牧场质量下降等问题。此外,由于全世界高海拔泥炭地数量不多,修复若尔盖泥炭地的自然环境已经具有了全球性的意义。

从2007年到2010年,作为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开展的濒危山区泥炭地可持续管理项目的一部分,该项目为当地组织和居民提供了世界先进的专业知识,保护珍贵自然资源的工作取得了巨大进展。通过与国家环保部环境保护对外合作中心、中国欧盟生物多样性项目进行合作,该项目为各社区找出解决环境恶化和改善贫困人口生活水平的方案提供平台。

该项目在四川和甘肃的四个县区组织实施,在当地社区和政府间建起合作关系。通过项目的实施,若尔盖湿地自然保护区委员会首次制定了一项关于湿地保护和可持续利用的协议,之后作为制定当地法律法规和建立中国保护泥炭地连续性制度框架的基础。恢复若尔盖泥炭地的指导方针、湿地储水情况与泥炭地保护的报告模板也相继出台。

新的保育方案在多个示范区得到落实。例如,甘肃的尕海新修建了一条长约5千米的河道,从而将尕海的面积从400公顷扩展至2000公顷;87个新修建的大坝和2个新改造的天然泉促进了泥炭地吸水功能的恢复,同时也为350多公顷的新生泥炭地做出了贡献。由于这些努力,湖区的鸟类和其他野生动植物的种类数也有了明显增加。

一系列关于可持续泥炭地与草原管理的培训项目也相继开展起来,通过轮牧、修建围堰坝、建造牲畜掩蔽屋等方法,帮助以泥炭地为生的当地牧民减少他们日常活动对泥炭地造成的破坏。轮牧中用到的栅栏得到了充足的供应,而牲畜掩蔽屋的搭建使得牦牛和羊群在冬天免受严寒侵袭;频繁受淹地区建立起防水围堰,同时还实施了植草项目。

另外,该项目的实施还帮助了更多的幼年牲畜捱过高海拔地区的寒冷冬天,改善的牧草也为他们在夏天提供了更优的食物。这使得牲畜们个头更大,数量更多,在市场上卖的价钱也更高。据估计,当地居民2009年的家庭收入因此提高了16%-18%。

通过这个项目,若尔盖高原湿地保护委员会在2008年建立起来,将当地区县和各省份聚集到一起,共同商讨解决环境问题。项目签署的谅解备忘录在“若尔盖战略”框架下将四个县政府、四个自然保护区、两个省份与湿地国际在“若尔盖战略”中连接了起来。除此之外,项目还十分强调公共服务和社会福利等问题在保护社会环境与自然环境多样性的进程中所能发挥的作用。

项目还努力帮助发展若尔盖湿地保护与可持续发展项目及湿地重建指导方针的制定。当地政府还承诺会继续限制在退化草场上的放牧活动,并准备投入1500万人民币(约合250万美元)实现恢复25000公顷泥炭地的目标。值得一提的是,该项目展示了当地社区的直接参与对于修复被破坏的泥炭地的突出重要性,并可以通过简单高效的方法防止泥炭地的进一步破坏。

若尔盖高原湿地保护委员会的成功还说明了生活在同一生态系统中的政府和社区需要制定共同计划,这是一个跨界和跨领域增强合作的有效模式。虽然整个项目会在2010年结束,但这一模式还会继续运转。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 全球

你正在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 中国 
去 开发署全球

阿尔巴尼亚 阿尔及利亚 阿富汗 阿根廷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 阿塞拜疆

埃及 埃塞俄比亚

安哥拉

巴巴多斯 巴布亚新几内亚 巴基斯坦 巴拉圭 巴林 巴拿马 巴西

白俄罗斯

贝宁

玻利维亚

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

博茨瓦纳

伯利兹

不丹

布基纳法索 布隆迪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

赤道几内亚

东帝汶

多哥 多明尼加共和国

俄罗斯联邦

厄瓜多尔 厄立特里亚

菲律宾

佛得角

冈比亚

刚果共和国 刚果民主共和国

哥伦比亚 哥斯达黎加

格鲁吉亚

古巴

圭亚那

哈萨克斯坦

海地

黑山

洪都拉斯

火鸡

吉布提 吉尔吉斯斯坦

几内亚 几内亚比绍

加纳 加蓬

柬埔寨

津巴布韦

喀麦隆

科摩罗 科索沃 科特迪瓦 科威特

克罗地亚

肯尼亚

莱索托

老挝人民民主共和国

黎巴嫩

利比里亚 利比亚

卢旺达

马达加斯加 马尔代夫 马拉维 马来西亚 马里

毛里求斯和塞舌尔 毛里塔尼亚

蒙古

孟加拉国

秘鲁

缅甸

摩尔多瓦 摩洛哥

莫桑比克

墨西哥

纳米比亚

南非 南苏丹

尼泊尔 尼加拉瓜 尼日尔 尼日利亚

前南斯拉夫的马其顿共和国

萨尔瓦多 萨摩亚(多国办事处)

塞尔维亚 塞拉利昂 塞内加尔 塞浦路斯

沙特阿拉伯

圣多美和普林西比

斯里兰卡 斯威士兰

苏丹 苏里南

索马里

塔吉克斯坦

泰国

太平洋办事处

坦桑尼亚

特立尼达和多巴哥

突尼斯

土库曼斯坦

危地马拉

委内瑞拉

乌干达 乌克兰 乌拉圭 乌兹别克斯坦

叙利亚

牙买加

亚美尼亚

也门

伊拉克共和国 伊朗

印度 印度尼西亚

援助巴勒斯坦人民方案

约旦

越南

赞比亚

乍得

智利

中非共和国 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