迁徙的冬鸟:开启生物多样性保护新篇章

在山东荣成天鹅湖,袁学顺在大天鹅冬季迁徙时节救起了一只受伤的大 天鹅。(袁婷婷/摄)

每年冬日来临之际,56岁的农民袁学顺便会放下手头的工作,在寒风中巡视位于山东省境内的荣成天鹅湖 ,搜寻迁徙的大天鹅的踪影。 他35年如一日,几乎把毕生的精力都倾注到了对家乡威海的野生鸟类及其栖息地的保护中。这些鸟类每年从新疆、内蒙古和俄罗斯北部的西伯利亚地区迁徙到这里。每天,袁学顺的妻子和女儿都会从菜场上捡拾一些卖剩的菜叶,装袋后由袁学顺分撒在天鹅湖周围,并以他独特的方式召唤这些天鹅来食用。长此以往,袁学顺与天鹅间形成了一种独有的默契。

亮点

  • 在这里,最多时有过6千多只大天鹅同时栖居的记录,区域附近1万5000公顷左右的湿地则为大天鹅提供食物和水源。有记录显示在2004年,荣成天鹅湖的大天鹅仅剩下1200余只。
  • 如今返回到荣成湖地区栖息的大天鹅数量已增至3000只左右,这也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摄影师来到此地,希望能捕捉到大自然最激发人灵感的景象。

“我帮助这些天鹅,完全是出于良心考虑,不为钱,不为利,也不为名。”袁学顺说道。”尽管这项工作看似很辛苦,但它对我来说却十分重要。”

位于华东一隅的荣成湖被当地人称为天鹅湖。它与位于朝鲜半岛和日本的其他天鹅湖齐名,是亚洲为数不多的大天鹅冬季栖息地。在这里,最多时有过6千多只大天鹅同时栖居的记录,区域附近1万5000公顷左右的湿地则为大天鹅提供食物和水源。然而,随着当地经济建设步伐的推进,湖底清淤产生的污泥大量倾倒在湿地里;农药的广泛使用更是造成了水系污染。接踵而至的水资源短缺与水污染导致生态环境严重恶化, 使得迁徙到此地的2万余只鸟类难以找到足够的食物与饮用水。有记录显示在2004年,荣成天鹅湖的大天鹅仅剩下1200余只。

1976年,21岁的袁学顺就开始着手保护这一世界著名的天鹅越冬栖息地。然而,这一举动却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遭到了周围人的反对。例如,2003年袁学顺设立的威海大天鹅保护协会获得20万元国 际环保赠款的消息不胫而走,当地的农民却以天鹅吃掉他们的庄稼为由,要求担任协会主席的袁学顺用这笔钱来补偿他们的损失。2006年,当袁学顺忙于提升公众意识,了解渔网、捕猎夹和偷猎行为对大天鹅的危害时,高致命性禽流感的大规模爆发却激起了当地居民更多的怒火。

自从袁学顺自1985年起将自家的庭院改造成家庭式”大天鹅康复中心以来,他的个人行为获得了各界的表彰,但是他仍然面临来自周边的种种挑战。面对困境,袁学顺选择了申请全球环境基金的资金支持。通过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管理下的全球环境基金小额赠款项目,威海大天鹅保护协会于20 10年获得了31 .5万元的资金支持, 用于恢复湿地,为天鹅提供食物、饮用水以及医药用品。

此外,这个为期一年的项目还开展了宣传生物多样性保护益处的活动,并鼓励当地政府、企业界以及社区采取行动保护天鹅。

项目成立了教育基地,鼓励青少年进行参观学习,了解 天鹅的各项需求。此外,项目还对3600多人,特别是妇 女与儿童进行了培训,帮助他们改变观念,不再将天鹅 作为麻烦,而是增加收入的潜在资源。同时,项目也对 该地区可持续旅游管理及生物多样性保护提出了宝贵的 建议,帮助当地”农家乐”住宿和餐饮的业主真正了解 保护自然的益处,这种自然的美景正是他们的顾客所希 望看到的。

威海大天鹅保护协会还租用了小部分湿地进行恢复,以便将大天鹅救助中心迁到新址并扩大规模。而且,农民也逐渐减少了捕猎夹的使用。项目还新建立了6个由当地家庭自愿加入的喂养救护站,加强了沿湖的巡护能力。保护协会还迎来了日益增多的捐款,比如原来抵制保护工作的一些当地企业与居民,主动捐赠了几吨谷物作为天鹅食物。

这些新获得的支持使得袁学顺能够更集中精力于最重要的事情,他收养了500余只受伤的禽鸟,并成功救治400余只放归大自然。此外,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的干预还使得威海大天鹅保护协会获得更多的支持,目前其会员已超过100人。如今返回到荣成湖地区栖息的大天鹅数量已增至3000只左右,这也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摄影师来到此地,希望能捕捉到大自然最激发人灵感的景象。

尽管将来是否会有更多的天鹅回到该地区仍不得而知,但可持续发展的前景是乐观的。当地居民也逐渐意识到良好的生态环境对于他们的重要意义,并积极寻求支持以保护环境。2011年,袁学顺从323名候选人中脱颖而出,获得2010-2011年度“绿色中国年度人物”奖。在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的持续支持下,将生物多样性保护的考量纳入当地政策完全有可能实现。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 全球

你正在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 中国 
去 开发署全球

阿尔巴尼亚 阿尔及利亚 阿富汗 阿根廷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 阿塞拜疆

埃及 埃塞俄比亚

安哥拉

巴巴多斯 巴布亚新几内亚 巴基斯坦 巴拉圭 巴林 巴拿马 巴西

白俄罗斯

贝宁

玻利维亚

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

博茨瓦纳

伯利兹

不丹

布基纳法索 布隆迪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

赤道几内亚

东帝汶

多哥 多明尼加共和国

俄罗斯联邦

厄瓜多尔 厄立特里亚

菲律宾

佛得角

冈比亚

刚果共和国 刚果民主共和国

哥伦比亚 哥斯达黎加

格鲁吉亚

古巴

圭亚那

哈萨克斯坦

海地

黑山

洪都拉斯

火鸡

吉布提 吉尔吉斯斯坦

几内亚 几内亚比绍

加纳 加蓬

柬埔寨

津巴布韦

喀麦隆

科摩罗 科索沃 科特迪瓦 科威特

克罗地亚

肯尼亚

莱索托

老挝人民民主共和国

黎巴嫩

利比里亚 利比亚

卢旺达

马达加斯加 马尔代夫 马拉维 马来西亚 马里

毛里求斯和塞舌尔 毛里塔尼亚

蒙古

孟加拉国

秘鲁

缅甸

摩尔多瓦 摩洛哥

莫桑比克

墨西哥

纳米比亚

南非 南苏丹

尼泊尔 尼加拉瓜 尼日尔 尼日利亚

前南斯拉夫的马其顿共和国

萨尔瓦多 萨摩亚(多国办事处)

塞尔维亚 塞拉利昂 塞内加尔 塞浦路斯

沙特阿拉伯

圣多美和普林西比

斯里兰卡 斯威士兰

苏丹 苏里南

索马里

塔吉克斯坦

泰国

太平洋办事处

坦桑尼亚

特立尼达和多巴哥

突尼斯

土库曼斯坦

危地马拉

委内瑞拉

乌干达 乌克兰 乌拉圭 乌兹别克斯坦

叙利亚

牙买加

亚美尼亚

也门

伊拉克共和国 伊朗

印度 印度尼西亚

援助巴勒斯坦人民方案

约旦

越南

赞比亚

乍得

智利

中非共和国 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