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理宁夏沙漠,改善农户生计

宁夏回族自治区盐池县刘窑头村村民正在沙漠中种植灌木(图片来源:项目办公室)

“西北风一吹,沙子漫天都是,眼前一片全是黄沙。”刘窑头村的村长刘占有回忆说。众所周知,宁夏地区沙漠化的自然环境不宜居住,这让当地如刘恩一样的普通村民的日常生活变得十分艰难。刘窑头村处于毛乌素沙漠的边缘,年降水量不足250毫米,村民只能依靠养羊来维持生计。

不幸的是,刘恩等村民靠养羊为生的方式加剧了土地沙漠化。过去村民习惯将羊赶到草地上放牧,却没有意识到太多的羊啃食脆弱的草皮会造成过度放牧,草根遭到破坏、草皮退化,加速了土壤的沙漠化。

为了治理刘窑头村的土地沙化问题,宁夏政府于2002年颁布了禁牧令,禁止了当地村民随意放牧,然而收效甚微,许多村民仍然私下偷牧。盐池县水利局局长张德龙先生说,“由于缺少其他谋生手段和资金支持,这个政策很难在村民落实,所以抗击沙漠化的进展也十分缓慢。”

宁夏回族自治区政府于2010年同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展开合作,以环保方式改善当地居民生计,让经济发展和生态环境都得以改善。“宁夏沙漠化防治和民生改善项目”通过推动当地政府在生态治理和扶贫问题上的跨部门合作来提升当地政府的能力,并建立可持续发展试点项目。该项目是由当地政府和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分别出资900万和150万美元进行资金支持。

亮点:

  • 项目在包括刘窑头村在内的20多个村子里建立了500多间羊舍,引导村民种植家畜饲料,取代草场放牧。此举在抗击土壤沙漠化的同时,还将村民的人均年收入,尤其是像妇女这样的弱势群体提高了2000元人民币。
  • 项目共计帮助3000公顷的农田实现了地膜覆盖,年均节水500万升。
  • 项目与位于伊朗的全球环境基金项目建立联系,向其他发展中国家分享项目的成功经验。

为防止刘窑头村的土地沙化进一步恶化,该项目着手解决了当地土壤侵蚀的源头问题,帮助村民们认识到将羊进行圈养而不是敞放的优点。项目帮助农民申请小额信贷和其他相关补贴,进而帮助像刘恩这样的村民建设新的羊圈。项目共计在包括刘窑头村在内的20个村庄里帮助修建了500个羊圈,将羊圈养的同时保护了脆弱的生态系统。

在将羊群隔离在草场上外来防治土地沙化的同时,项目也解决了农户家畜的饲料问题。过去,农户的家畜饲料主要来自周边草场,并通过自己种植的玉米作为饲料补给。但是随着沙漠的不断入侵,家畜饲料不足的问题也变得愈加严重。

刘恩在过去育有0.7公顷的玉米地来为自家羊群提供饲料,但是常常发现玉米在还没长成的时候就被沙尘暴给毁掉了,这使得他的羊群没有充足的饲料,对草场的依赖也越来越大。

为了帮助农户们更好地种植饲料来喂养家畜,项目将滴灌和覆盖地膜的技术引入农户,让庄稼能够免遭干旱和沙尘暴的侵袭。据张先生介绍,这种方法让庄稼生长环境更稳定、更湿润,能够吸收更多的养料,长势也更好。

在过去的3年里,项目共计在约3000公顷的农田上实现了地膜覆盖,年均节约用水500万升。如今,刘恩的玉米地扩大到2公顷,随着粮食产量显著提高,家畜也不愁没有饲料吃了。

此外,该项目还引入了小叶锦鸡儿(柠条)这种营养价值高、可作饲料的灌木。这种固沙灌木能够抵御中国北方的干燥和寒冷的天气。盐池县的企业家李志东先生是当地的农民合作社的主席,他现在的生意就包括回收柠条,加工成牛、羊等牲畜的饲料。当地村民也感受到可持续利用柠条所带来的环境和生活质量的改善。

刘恩说:“我的羊现在喂的挺好。过去一年只出一次栏,现在一年可以出两次了。家里生活也比以前好了,年收入是之前的5倍。”项目帮助当地居民——尤其是妇女——实现人均年收入增加2000元。对于刘恩的五口之家来说,年收入就增加了10000元。现在,刘恩和其他村民看着土地情况不断改善,已经不再那么担心沙尘暴或者他们的羊了。“好些之前由于自然条件太差而被迫离开的村民们现在搬回来了。我们的生活和周围的环境都变得越来越好了。”

该项目很快就会实现既定目标——恢复当地生态系统,改善当地生活水平。通过与当地政府机构协调,项目将省级和地方政府联系起来,共同应对关键的环境问题。

由于该项目试点成功,同其他发展中国家分享知识经验的工作也已经展开。来自伊朗全球环境基金项目的人员特地来到宁夏考察,交流防沙治沙经验。随后,由中国专家组成的考察组也将赴伊朗进行实地考察,进一步探讨项目之间的合作事宜。通过知识共享,中国及其他国家的干旱地区都可以从宁夏沙漠化防治及居民生计改善的成功实践中受益。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 全球

你正在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 中国 
去 开发署全球

阿尔巴尼亚 阿尔及利亚 阿富汗 阿根廷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 阿塞拜疆

埃及 埃塞俄比亚

安哥拉

巴巴多斯 巴布亚新几内亚 巴基斯坦 巴拉圭 巴林 巴拿马 巴西

白俄罗斯

贝宁

玻利维亚

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

博茨瓦纳

伯利兹

不丹

布基纳法索 布隆迪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

赤道几内亚

东帝汶

多哥 多明尼加共和国

俄罗斯联邦

厄瓜多尔 厄立特里亚

菲律宾

佛得角

冈比亚

刚果共和国 刚果民主共和国

哥伦比亚 哥斯达黎加

格鲁吉亚

古巴

圭亚那

哈萨克斯坦

海地

黑山

洪都拉斯

火鸡

吉布提 吉尔吉斯斯坦

几内亚 几内亚比绍

加纳 加蓬

柬埔寨

津巴布韦

喀麦隆

科摩罗 科索沃 科特迪瓦 科威特

克罗地亚

肯尼亚

莱索托

老挝人民民主共和国

黎巴嫩

利比里亚 利比亚

卢旺达

马达加斯加 马尔代夫 马拉维 马来西亚 马里

毛里求斯和塞舌尔 毛里塔尼亚

蒙古

孟加拉国

秘鲁

缅甸

摩尔多瓦 摩洛哥

莫桑比克

墨西哥

纳米比亚

南非 南苏丹

尼泊尔 尼加拉瓜 尼日尔 尼日利亚

前南斯拉夫的马其顿共和国

萨尔瓦多 萨摩亚(多国办事处)

塞尔维亚 塞拉利昂 塞内加尔 塞浦路斯

沙特阿拉伯

圣多美和普林西比

斯里兰卡 斯威士兰

苏丹 苏里南

索马里

塔吉克斯坦

泰国

太平洋办事处

坦桑尼亚

特立尼达和多巴哥

突尼斯

土库曼斯坦

危地马拉

委内瑞拉

乌干达 乌克兰 乌拉圭 乌兹别克斯坦

叙利亚

牙买加

亚美尼亚

也门

伊拉克共和国 伊朗

印度 印度尼西亚

援助巴勒斯坦人民方案

约旦

越南

赞比亚

乍得

智利

中非共和国 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