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对气候变化:清洁交通的商业化之路

2008年北京奥运会期间,燃料电池公共汽车为全球观众提供了场馆之间 的接送服务,并推广了环境友好型交通方式。

20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一直有赖于重工业和城镇化进程。同时个人财富的不断增长也刺激了人们对公共交通及私家车的需求。目前,中国90%的能源供给来源于煤炭和石油的燃烧,二氧化碳水平和臭氧浓度均超过了国家规定的限度。中国正面临着严重的空气污染所带来的持续挑战。

亮点

  • 简单来说,清洁技术具有开创性意义, 中国特大城市对此技术进行商业化引进是解决城市空气污 染问题的一种创新方法。这种技术意味着公交车行驶依靠 由氢氧混合而产生的能源。

自2003年以来,中国和联合国开发计划署携手,通过全球环境基金引进使用氢燃料电池的创新型公共汽车以减少城市二氧化碳排放。简单来说,清洁技术具有开创性意义,中国特大城市对此技术进行商业化引进是解决城市空气污染问题的一种创新方法。这种技术意味着公交车行驶依靠由氢氧混合而产生的能源。如果这些公交车能够成功投入使用,中国将在燃料电池交通、先进电池和混合动力汽车设计领域取得优势。

作为世界第一大公共汽车制造国和公共交通消费国,中国有潜力研发出在国内市场和国际市场均具有商业可行性的尖端清洁技术。这一项目正是着眼于中国在此方面的潜力。在该项目的第一实施期(2003-2007),联合国开发计划署曾帮助中国购买燃料电池公共汽车,协助中国政府在上海和北京展示这一新技术的可取之处。其中三辆从德国进口的戴姆勒燃料电池公共汽车在2006年6月到2007年10月的初次商业运行中行驶里程超过92000公里,减少北京二氧化碳排放共达99吨。中国建立并展示了氢燃料加油站,同时进行了相关研究以记录燃料电池公共汽车的价值。此项目还受到了国际认可,获得了氢经济技术成就奖2006国际合作伙伴称号。

在本项目的第二实施期(2007-2011),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一直致力于在中国大城市的大街小巷普及燃料电池公共汽车。这一实施期由中国政府、国内企业、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及全球环境基金共同出资,继续展示了燃料电池公共汽车是如何减少城市温室气体排放的。各公交公司在”项目的协助下获得了燃料电池车。培训方面的主要目标是要使技术供应商能够发掘减排机会,以促进燃料电池和氢公交基础设施大规模的国际市场发展。在第一实施期内获得的信息已被运用于增进对部分新理念在科学层面及技术层面的理解。这些理念包括大规模运用燃料电池以及其他替代性的汽车推动方式。

在二氧化碳排放方面 ,第二实施期共计在北京减排83吨,在上海减排108吨。公交运营商则在未来组织和管理更大规模的燃料电池公共汽车方面积累了经验。

该项目的一个重要部分是提高政府、私营部门投资者、媒体及其他主要社会团体对燃料电池公共汽车的了解及支持。为实现这一目标,在2008北京奥运会和2010上海世博会期间,分别有3辆和6辆燃料电池公共汽车被用作通勤班车及贵宾接待车。这些吸引人眼球的方案旨在告知乘客及观众:减少对石油进口的依赖性对于提高空气质量、促进人类健康、保护全球气候及推动经济发展都裨益良多。一些研讨会向其他感兴趣的城市展示了燃料电池技术的优势,一系列国际燃料电池车辆论坛、研讨会和介绍会也展示了这一项目取得的成果与收获。

该项目着重在更大范围内为燃料电池的商业化确定详细战略,由此加强公交公司及相关政府部门的政策及规划能力。目前一项认证计划已得以建立,工业和信息化部也于2009年7月颁布了有关清洁能源车辆制造商及产品的全国性市场准入规则。对燃料电池公共汽车开发及应用的初步政策研究及燃料电池公共汽车工业化过程改善的规范研究也已完成。

尽管目前尚处于发展初期,但在全国范围内普及燃料电池公共汽车的前景还是相当乐观的。试点项目及研究结果均显示新型公交车的商业化具有巨大潜力,政府部门及私营部门也大步迈进,为未来市场发展提供了适当的政策及产业框架。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 全球

你正在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 中国 
去 开发署全球

阿尔巴尼亚 阿尔及利亚 阿富汗 阿根廷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 阿塞拜疆

埃及 埃塞俄比亚

安哥拉

巴巴多斯 巴布亚新几内亚 巴基斯坦 巴拉圭 巴林 巴拿马 巴西

白俄罗斯

贝宁

玻利维亚

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

博茨瓦纳

伯利兹

不丹

布基纳法索 布隆迪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

赤道几内亚

东帝汶

多哥 多明尼加共和国

俄罗斯联邦

厄瓜多尔 厄立特里亚

菲律宾

佛得角

冈比亚

刚果共和国 刚果民主共和国

哥伦比亚 哥斯达黎加

格鲁吉亚

古巴

圭亚那

哈萨克斯坦

海地

黑山

洪都拉斯

火鸡

吉布提 吉尔吉斯斯坦

几内亚 几内亚比绍

加纳 加蓬

柬埔寨

津巴布韦

喀麦隆

科摩罗 科索沃 科特迪瓦 科威特

克罗地亚

肯尼亚

莱索托

老挝人民民主共和国

黎巴嫩

利比里亚 利比亚

卢旺达

马达加斯加 马尔代夫 马拉维 马来西亚 马里

毛里求斯和塞舌尔 毛里塔尼亚

蒙古

孟加拉国

秘鲁

缅甸

摩尔多瓦 摩洛哥

莫桑比克

墨西哥

纳米比亚

南非 南苏丹

尼泊尔 尼加拉瓜 尼日尔 尼日利亚

前南斯拉夫的马其顿共和国

萨尔瓦多 萨摩亚(多国办事处)

塞尔维亚 塞拉利昂 塞内加尔 塞浦路斯

沙特阿拉伯

圣多美和普林西比

斯里兰卡 斯威士兰

苏丹 苏里南

索马里

塔吉克斯坦

泰国

太平洋办事处

坦桑尼亚

特立尼达和多巴哥

突尼斯

土库曼斯坦

危地马拉

委内瑞拉

乌干达 乌克兰 乌拉圭 乌兹别克斯坦

叙利亚

牙买加

亚美尼亚

也门

伊拉克共和国 伊朗

印度 印度尼西亚

援助巴勒斯坦人民方案

约旦

越南

赞比亚

乍得

智利

中非共和国 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