播种无农药的明天

farmer apple
党九儒老人望着自己丰收的苹果不禁露出笑容,这意味着他有更多收入供自己的孙子上大学。(摄影/罗毅)

送孙子上大学一直是70岁的党九儒老人梦寐以求的 心愿。近段时间,老人的毕生梦想变得不再渺茫。他 在陕西省洛川县拥有一处果园。但收益一直不尽如人 意。然而,自从两年前他开始大胆停用含滴滴涕的三 氯杀螨醇等有害农药后,供孙子上学的“专项基金” 便开始像果园里的红苹果一样茁壮成长。

洛川县地处黄土高原,平均海拔1100多米。这里土壤 肥沃,富含多种矿物元素,具有得天独厚的水果种植 条件。但是由于地处半干旱季风气候带,当地虫螨为 患。过去,党九儒老人和他认识的大多数果农主要依 赖化学杀虫剂扑灭大量啃食果树叶的害虫。在他们看 来,如果不使用化学杀虫剂,绝大部分水果都无法幸 存到秋天。 

“几年前,要是你让我别打农药了,我会一笑置之, 继续给果树喷药。我觉得我做不起这停药的试验,它 可是这果园收入的唯一保障。到现在我才明白,喷农 药实际上弊远大于利。”老人说道。 

据了解,像三氯杀螨醇这样的杀虫剂可在数周内消 除螨害,而其廉价、快速、高效的特点也备受农民青 睐。然而,党九儒不知道的是,正是这种他以为保障 了全家温饱的农药让他的苹果永远无法突破2元每公斤 的价格瓶颈。限制滴滴涕使用的斯德哥尔摩公约以及 海外市场严格的食品安全标准决定了如果党老人继续 使用农药,他家的苹果将注定与利润丰厚的国际市场 无缘。就算进入海外市场,他的苹果的质量和国外的 驰名品牌相比,也难以望其项背。

如今,在国内外专家学者的指导下,项目在陕西、湖 北和山东省相继建立3个示范点,设立农民田间学校定 期为学员提供培训。党九儒就是每年接受培训的10万 名农民之一,学习如何改善其种植技术以符合国际环 境公约要求和国际绿色食品标准。该项目为期4年,由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和中国环境保护部共同发起,由全 球环境基金提供6百万美元的资金援助,旨在帮助农民 们摆脱对持久性有机污染物类杀虫剂的严重依赖——

亮点

  • 项目在陕西、湖 北和山东省相继建立3个示范点,设立农民田间学校定期为学员提供培训。每年接受培训的学院有约10万 名农民。他们学习如何改善其种植技术以符合国际环境公约要求和国际绿色食品标准。
  • 新技术的采用使得党老人一家每年平均每亩 增收12%,也使得洛川县苹果的年产量直冲70万吨。

持久性有机污染物即滴滴涕这样的农药能够长期残留 在食物和水体中,并引发人体严重的并发症。

项目提供的病虫害综合管理技术操作简单,方便易 行。其中包括:培育树根周围的草丛,为害虫的天敌 提供栖息地;安装独立的杀虫灯,在害虫接触果树前 将其捕获。同时,项目也提供一些较为复杂的科学技 术作为解决方案。比如,项目的专家们就为果农们安 全引入有害螨的天敌“捕食螨”来防范螨害,并为农 民们提供相应的技术指导。

这项新的病虫害管理技术推广在项目的另外两个示范 点同样收效甚好,当地农民对学习农业实践知识表现 出浓厚的兴趣与热忱。在湖北的柑橘种植与山东的棉 花生产方面,病虫害治理工作均取发生很大改变:当 地农民不再使用含滴滴涕农药,转而采用更健康、环 保的农业生产方式。

社区鼓励农民在日志中记录新型种植管理方法的有效 成果,从而监控作物生长质量,并采取有效行动防患 于未然。同时,项目记录分享了农民的经验,还建立 起螨害监测预报中心和农药残留检测中心,以便按照 国际农产品生产标准定期为农民提供指导。

根据中国在斯德哥尔摩公约中的承诺(包括三氯杀螨 醇只能在封闭的系统中生产),项目通过帮助江苏省 一家封闭式三氯杀螨醇生产线的优化改造,实现了每 年减少180吨三氯杀螨醇生产过程中滴滴涕排放和350 吨滴滴涕污染废物排放。该项目还通过与当地政府紧 密合作,关闭了位于湖北和山东的两条三氯杀螨醇封 闭系统生产线。

随着新技术在洛川3万公顷果园的广泛应用,三氯杀螨 醇的喷洒日益减少,洛川苹果的年产量直冲70万吨, 相当于县里的20万人口每人生产3.5吨苹果。如今,更 优质的洛川苹果售价可达6元每公斤,多元化加工的计 划也即将出台。因此,无论将这6百万美元的项目看成 是一次对中国农业未来的人均30美元的投资,还是看 成一场维护人类健康和世界环境的保卫战,该项目的 成果都十分显著。

至于党九儒老人,他已经成为了一名培训师,准备加 入日益增长的果农大军,积极筹备将洛川苹果远销欧 洲市场。新技术的采用使得党老人一家每年平均每亩 增收12%,这些钱将会被用作孙子的教育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