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候鸟提供一个更为长久的家

图为西合道(左)和另一位候鸟保护者正在甘肃省尕海则岔国家保护区保护候鸟

诸如黑颈鹤、天鹅这样的候鸟常常遭到非法盗猎。在甘肃省尕海则岔保护区,每年有许多候鸟因此遭受不幸。由于十分忠于它们的伴侣,这些候鸟在失去伴侣之后会长久哀鸣。

西合道从小在郭茂滩湿地区域长大,因此对来此越冬的候鸟十分熟悉。“一旦失去了自己的伴侣,这些鸟儿们会感到十分孤独,”西合道说,“他们的哀鸣声让我感到心碎。”

作为居住在甘肃省尕海则岔保护区附近的牧民,自上世纪八十年代起,西合道便开始自发地保护附近的野生动物不受盗猎者的侵害。他常阻止偷猎者射杀水鸟,并且积极营救受伤的鸟儿。他认为保护野生动物十分重要,因为“万物皆有灵性”。然而他时常也会感到无力:“我不是保护区的正式巡护员,每当我谈到野生动物保护时,人们并不理会我。”西合道说。

亮点

  • 通过加强甘肃省保护区管理,项目共计为8,940,529 亩的自然保护区提升了管理有效性
  • 项目同当地社区签署的54个共管协议和4个私营企业与当地社区签署的互惠协议,避免了 过度放牧、林火和非法盗猎和采摘带来的危害。
  • 项目也向甘肃省政府提交了结合各部委建议的《甘肃省保护区和生物多样性保护政策评估报告》。该报告为 13个省级政府机构提供了政策建议,鼓励他们将生物多样性保护包括在其年度工作计划和评估中。

为了更好地鼓励像西合道这样的村民参与到加强甘肃省保护区的保护工作中,联合国开发计划署自2007年起同甘肃省政府合作开展了为期四年的“甘肃省自然保护区管理与保护建设——促进全球重要生物多样性保护”项目。项目旨在通过加强保护区管理有效性和可持续性的财务能力来提升甘肃省保护区的可持续性,这最终将为中国保护具有全球重要生物多样性作出贡献。

项目共计为8,940,529 亩的自然保护区提升了管理有效性。在此之中,项目为包括尕海则岔在内的四个示范保护区提供了全面的管理计划,来增强其保护生物多样性的有效性。

作为管理计划的一部分,西合道同其他三位当地的志愿者,通过与保护区签订共同管理协议,成为了这个国家自然保护区的巡逻员。这份正式的协议授权西合道能更好地帮助野生动物。“我和保护区管理局建立了更好的联系。当我需要帮助的时候,我相信他们会来帮助我。”保护区管理局局长窦新华先生则认为这种好处是相互的,因为志愿者的增加也意味着保护区获得了更多的帮助。

除了提供人力资源之外,管理计划也着重解决过度放牧的问题。畜牧业是当地村民的主要收入来源。然而过去草场上放牧的牛的数量常常超过草场的承载能力。这不仅给牛的质量和生产能力带来了负面影响,也造成了土壤退化。

为了保障土地的可持续性,该管理计划通过推动一系列草场和牧场的牲畜放牧承载量的规定的实施来将草场中的牛控制在一定数量内。同时,保护区也为当地居民提供了诸如巡逻和造林等工作。项目同当地社区签署的54个共管协议和4个私营企业与当地社区签署的互惠协议避免了过度放牧、林火和非法盗猎和采摘带来的危害,在带来更多生态效益的同时帮助村民增加了收入。

项目成功帮助四个保护区制定出各自的商业计划和战略预算,提升保护区员工为优先领域获取资源的能力和工作效率。例如,尕海则岔国家自然保护区的收入和预算在2011年的516万元的基础上,于2014年增加到超过1,000万元。在2020年之前,尕海则岔保护区将会在预算增加的基础上致力于进一步巩固其管理结构,着重加强人力和资源配置。

据甘肃省林业厅副厅长张平先生介绍,这个项目也产出了具有长期影响的重要政策成果。例如,《甘肃省保护区系统发展战略》和《甘肃省保护区系统融资计划》为甘肃省保护区的发展提供了战略布局。

此外,项目也向甘肃省政府提交了结合各部委建议的《甘肃省保护区和生物多样性保护政策评估报告》。该报告为 13个省级政府机构提供了政策建议,鼓励他们将生物多样性保护包括在其年度工作计划和评估中。

除了主流化生物多样性友好型政策之外,项目在实施过程中同包括甘肃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财政部、农牧、水利和环保部门等在内的11个政府机构协作。这种跨部门合作模式推动了项目的实施也增强了其影响。

西合道说,他在不久前开了一个小型的家庭旅馆。随着保护区当前和将要发生的改变,旅馆事业看上去很有前景。 “很高兴我保护野生动物的目标是同项目目标一致的。我也从中学到了许多新的管理理念。”西合道说。

“在项目有效地实施之前,我们花了很长的时间来将其落地”,甘肃项目副经理马燕女士说。 “然而当地社区成员真正了解了项目的益处和长期目标,他们便愿意参与其中,为我们就保护生物多样性管理模式提供了更多富有建设性的建议。”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 全球

你正在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 中国 
去 开发署全球

阿尔巴尼亚 阿尔及利亚 阿富汗 阿根廷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 阿塞拜疆

埃及 埃塞俄比亚

安哥拉

巴巴多斯 巴布亚新几内亚 巴基斯坦 巴拉圭 巴林 巴拿马 巴西

白俄罗斯

贝宁

玻利维亚

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

博茨瓦纳

伯利兹

不丹

布基纳法索 布隆迪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

赤道几内亚

东帝汶

多哥 多明尼加共和国

俄罗斯联邦

厄瓜多尔 厄立特里亚

菲律宾

佛得角

冈比亚

刚果共和国 刚果民主共和国

哥伦比亚 哥斯达黎加

格鲁吉亚

古巴

圭亚那

哈萨克斯坦

海地

黑山

洪都拉斯

火鸡

吉布提 吉尔吉斯斯坦

几内亚 几内亚比绍

加纳 加蓬

柬埔寨

津巴布韦

喀麦隆

科摩罗 科索沃 科特迪瓦 科威特

克罗地亚

肯尼亚

莱索托

老挝人民民主共和国

黎巴嫩

利比里亚 利比亚

卢旺达

马达加斯加 马尔代夫 马拉维 马来西亚 马里

毛里求斯和塞舌尔 毛里塔尼亚

蒙古

孟加拉国

秘鲁

缅甸

摩尔多瓦 摩洛哥

莫桑比克

墨西哥

纳米比亚

南非 南苏丹

尼泊尔 尼加拉瓜 尼日尔 尼日利亚

前南斯拉夫的马其顿共和国

萨尔瓦多 萨摩亚(多国办事处)

塞尔维亚 塞拉利昂 塞内加尔 塞浦路斯

沙特阿拉伯

圣多美和普林西比

斯里兰卡 斯威士兰

苏丹 苏里南

索马里

塔吉克斯坦

泰国

太平洋办事处

坦桑尼亚

特立尼达和多巴哥

突尼斯

土库曼斯坦

危地马拉

委内瑞拉

乌干达 乌克兰 乌拉圭 乌兹别克斯坦

叙利亚

牙买加

亚美尼亚

也门

伊拉克共和国 伊朗

印度 印度尼西亚

援助巴勒斯坦人民方案

约旦

越南

赞比亚

乍得

智利

中非共和国 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