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少年:重新融入社会 自信成长

中国流浪儿童
通过“小发明课程”培养流浪儿童的创造力,沟通能力和与他人协作的技巧。

在一般人眼里,11岁的王南(化名)和15岁的李冬 (化名)与同龄儿童没什么区别。但表面普通的生活背后却是不寻常的童年。这两个男孩白天在街上搭帮结伙地闲晃,晚上就睡在银行自动柜员机边,靠乞讨、捡饭店的剩菜剩饭、拿超市的免费赠品维生。对这些街头流浪儿来说,正常的生活离他们很遥远。

亮点

  •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能够帮助诸如中国社会组织促进会这样的公民社会组织不断提高自身能力,成为规模较小的草根社会组织和政府系统间有效沟通的桥梁。

在中国有150万像王南和李冬这样的流浪儿童。因为家庭暴力或者生活贫困,这些孩子不得不离乡背井。流浪的生活没有医疗、教育或社会保障,经常生病,还时不时受到犯罪团伙的欺凌和剥削。这些经历对孩子们的一生的身心健康都有负面影响,使得他们甚至没有机会发掘自己的潜力。

云南家馨社区中心是一家旨在帮助像王南和李冬这样的孩子的注册非盈利性组织。该组织向孩子们提供的不仅仅是一个遮风避雨的住所,而且包括教育、培训和咨询服务,通过这些来打破街头流浪儿童命运的恶性循环。有意愿也有能力重返校园的儿童将接受学前培训,以更好地适应正式的学习环境。对于那些重新接受正式教育已经不太可行的儿童,家馨社区中心将教他们识字、算数,进行生活技能训练和职业培训。同时,通过让这些儿童在中心下设的厨房里帮厨,使王南和他的朋友们重拾了融入社会的信心。

家馨社区中心致力于帮助街头流浪儿童获得重返社会必须的技能和信心,肩负着使他们茁壮成长并重新融入家庭、学校、工作岗位的使命。然而,尽管让这些儿童回到家庭是最理想的结果,该中心发现很多时候孩子们并不愿意回家,或者根本无家可归;而有些时候则是他们的父母无心或无力照顾他们。那些被迫回家的孩子反而会对一心想帮助他们的工作人员不再信任并再次流落街头。

虽然我们无法从王南那里直接知道孩子们不回家的原因,但他的态度非常明确:“我不要回家,我要和老师呆在这里。”说完,他就转身去找他的汉语词典,生怕弄丢了。由于中心成功帮助王南摆脱街头流浪的生活,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目前正通过与欧盟的“公平发展公共治理”项目下的“一个小型基金来帮助家馨社区中心这项重要的工作。该基金旨在推动公民社会组织在中国的发展。

由民政部指导工作的中国社会组织促进会也已向该基金提供了配套的种子资金,鼓励并支持提供良好社会服务并有良好发展模式的社会组织。同时,在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的支持下,家馨社区中心利用基金的支持,并发挥其在咨询、辅导及职业培训方面积累的经验,已为流浪儿童开发出一套完整的非正式教育课程。

此外,联合国开发计划署还与家馨社区中心及中国社会组织促进会进行合作,确保一旦这套课程得以推出,便能被相关政府部门采纳为典范,运用到中国其他地区。正是通过这种方式,联合国开发计划署能够帮助诸如中国社会组织促进会这样的公民社会组织不断提高自身能力,成为规模较小的草根社会组织和政府系统间有效沟通的桥梁。反之,家馨社区中心通过辅助政府共同解决复杂的社会问题,也能更好地向社会展示其自身价值和公民社会组织的作用。对于王南和李冬这些孩子来说,这就意味着为他们能拥有更美好的未来做出奋力一搏。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 全球

你正在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 中国 
去 开发署全球

阿尔巴尼亚 阿尔及利亚 阿富汗 阿根廷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 阿塞拜疆

埃及 埃塞俄比亚

安哥拉

巴巴多斯 巴布亚新几内亚 巴基斯坦 巴拉圭 巴林 巴拿马 巴西

白俄罗斯

贝宁

玻利维亚

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

博茨瓦纳

伯利兹

不丹

布基纳法索 布隆迪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

赤道几内亚

东帝汶

多哥 多明尼加共和国

俄罗斯联邦

厄瓜多尔 厄立特里亚

菲律宾

佛得角

冈比亚

刚果共和国 刚果民主共和国

哥伦比亚 哥斯达黎加

格鲁吉亚

古巴

圭亚那

哈萨克斯坦

海地

黑山

洪都拉斯

火鸡

吉布提 吉尔吉斯斯坦

几内亚 几内亚比绍

加纳 加蓬

柬埔寨

津巴布韦

喀麦隆

科摩罗 科索沃 科特迪瓦 科威特

克罗地亚

肯尼亚

莱索托

老挝人民民主共和国

黎巴嫩

利比里亚 利比亚

卢旺达

马达加斯加 马尔代夫 马拉维 马来西亚 马里

毛里求斯和塞舌尔 毛里塔尼亚

蒙古

孟加拉国

秘鲁

缅甸

摩尔多瓦 摩洛哥

莫桑比克

墨西哥

纳米比亚

南非 南苏丹

尼泊尔 尼加拉瓜 尼日尔 尼日利亚

前南斯拉夫的马其顿共和国

萨尔瓦多 萨摩亚(多国办事处)

塞尔维亚 塞拉利昂 塞内加尔 塞浦路斯

沙特阿拉伯

圣多美和普林西比

斯里兰卡 斯威士兰

苏丹 苏里南

索马里

塔吉克斯坦

泰国

太平洋办事处

坦桑尼亚

特立尼达和多巴哥

突尼斯

土库曼斯坦

危地马拉

委内瑞拉

乌干达 乌克兰 乌拉圭 乌兹别克斯坦

叙利亚

牙买加

亚美尼亚

也门

伊拉克共和国 伊朗

印度 印度尼西亚

援助巴勒斯坦人民方案

约旦

越南

赞比亚

乍得

智利

中非共和国 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