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正义: 精诚合作 保护环境

一位来自中华环保联合会的公益律师正在收集污水。

将未经处理的有毒废水排放到天然的淡水水源会对环境造成致命的危害,这可以说是一个常识。然而,尽管这种排放的后果显而易见,此举依然出现在江西九江市鄱阳湖地区的化纤纺织工业基地。

亮点

  •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尤其在中国,很多环境破坏的受害者还根本不知道自己享有环境权,即便是那些知道自己享有环境权的人,也对如何维护自己的环境权或寻求司法救济也不甚了解。
  • 这些案件能够帮助中华环保联合会提高诉讼技巧,并且让公众意识到公民社会组织在保障环境权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

鄱阳湖素来以其生态多样性闻名于世。这片湿地是东亚地区水鸟越冬最大的栖息聚集地,生活着世界上唯一的淡水海豚。由于鄱阳湖地处长江流域中游,它对于几千万炎黄子孙的发展也至关重要。现在,鄱阳湖浩瀚的湖光山色和丰富的自然资源都面临着威胁。

尽管中国政府正加大力度改善环保措施,目前已颁布了20多部法律和行政法规。但对于中国这样有27万平方公里水域的国家来说,执行这些法律法规也并非易事。在鄱阳湖地区,纺织工业基地和地方环保部门均未能采取适当的措施进行污染防控,也足以反映目前中国面临的问题。

要解决现有问题,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必须加强中国的环境治理体系,不光光是加强政府的作用,而且要让社会能够更好地维护自身的环境权。但这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尤其在中国,很多环境破坏的受害者还根本不知道自己享有环境权,即便是那些知道自己享有环境权的人,也对如何维护自己的环境权或寻求司法救济也不甚了解。

由于中国的公益诉讼体系是一个新生事物,关于破坏环境应承担的的责任及环境损害赔偿的相关的法律尚不完善,所以环境公益诉讼的立案非常困难。而且在中国很多的公民社会组织因为法律规定的障碍,尚未获得原告主体资格—即针对另一主体违法侵权行为,有资格向法院提起诉讼的法律主体。为此,联合国开发计划署携手中华环保联合会,加强了公民社会组织在环境治理和司法程序中的作用,以更好地保护公众的环境权。

中华环保联合会是同类非营利性组织中由政府支持的最大的一家,发挥着政府和公民社会之间重要的桥梁作用。在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的帮助下,它首次代表公共利益,作为原告向中国三家环保法庭提起了多起环境公益诉讼的案件。

在收到民众对化纤纺织工业基地污染当地环境的投诉之后,中华环保联合会法律服务中心的工作人员借助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的资金及技术援助,制定了清晰明确的行动计划,采取了积极行动。该中心对污染地区进行的四次实地与诉讼相关的调查显示,废水中毒素含量已经超过了环境安全标准。比如,化学需氧量超出标准的18.9倍,而生化需氧量则超出标准27.5倍。

凭借收集到的的证据,中华环保联合会与中央电视台的记者一同曝光了这一事件。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还在2011年4月7日和8日对此事进行了深入报道,引起了江西省政府的高度关注。省政府迅速采取了行动,责令九江化纤纺织工业基地的所有工厂停产接受全面调查。同时,中华环保基金会就此事向武汉海事法庭提起了环境公益诉讼,目前正在密切跟进案件的审理,以确保此案能够得到圆满解决。

“鄱阳湖事件”仅仅是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和中华环保联合会合作真正改善人们生活质量的实例之一。这些案件能够帮助中华环保联合会提高诉讼技巧,并且让公众意识到公民社会组织在保障环境权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和中华环保联合会也致力于挺高公众的环境权利意识,倡导建立更健全的环境公益诉讼制度,并呼吁做出相关的立法调整,让更多的公民社会组织有资格成为原告。

为实现这一目标,该项目已经进行了一系列的宣传和教育活动,其中包括一项针对公众如何看待和维护环境权的调查、面向公众的展览和咨询服务,还向律师、法官、污染受害者和一些环保非政府组织分发了11000本相关书籍及宣传册。中华环保联合会还为全国人大的立法者、律师、法官和中国环境保护部政策法规司的政府官员举办了一些重要的研讨会,研讨会的主体包括环保法庭、环境公益诉讼、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民事诉讼法》和《行政诉讼法》的修订。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鼎力相助,聘请国际专家并对国际最佳经验进行研究,并为公益律师在公众参与、保障公众环境权、民事诉讼和环境公益诉讼等领域举办培训。同时,中华环保联合会也在为相关的政策改革大声疾呼。在2011年3月,中华环保联合会分别向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提交了一份议案和提案,建议建立环境公益诉讼制度。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 全球

你正在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 中国 
去 开发署全球

阿尔巴尼亚 阿尔及利亚 阿富汗 阿根廷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 阿塞拜疆

埃及 埃塞俄比亚

安哥拉

巴巴多斯 巴布亚新几内亚 巴基斯坦 巴拉圭 巴林 巴拿马 巴西

白俄罗斯

贝宁

玻利维亚

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

博茨瓦纳

伯利兹

不丹

布基纳法索 布隆迪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

赤道几内亚

东帝汶

多哥 多明尼加共和国

俄罗斯联邦

厄瓜多尔 厄立特里亚

菲律宾

佛得角

冈比亚

刚果共和国 刚果民主共和国

哥伦比亚 哥斯达黎加

格鲁吉亚

古巴

圭亚那

哈萨克斯坦

海地

黑山

洪都拉斯

吉布提 吉尔吉斯斯坦

几内亚 几内亚比绍

加纳 加蓬

柬埔寨

津巴布韦

喀麦隆

科摩罗 科索沃 科特迪瓦 科威特

克罗地亚

肯尼亚

莱索托

老挝人民民主共和国

黎巴嫩

利比里亚 利比亚

卢旺达

马达加斯加 马尔代夫 马拉维 马来西亚 马里

毛里求斯和塞舌尔 毛里塔尼亚

蒙古

孟加拉国

秘鲁

缅甸

摩尔多瓦 摩洛哥

莫桑比克

墨西哥

纳米比亚

南非 南苏丹

尼泊尔 尼加拉瓜 尼日尔 尼日利亚

前南斯拉夫的马其顿共和国

萨尔瓦多 萨摩亚(多国办事处)

塞尔维亚 塞拉利昂 塞内加尔 塞浦路斯

沙特阿拉伯

圣多美和普林西比

斯里兰卡 斯威士兰

苏丹 苏里南

索马里

塔吉克斯坦

泰国

太平洋办事处

坦桑尼亚

特立尼达和多巴哥

突尼斯

土耳其 土库曼斯坦

危地马拉

委内瑞拉

乌干达 乌克兰 乌拉圭 乌兹别克斯坦

叙利亚

牙买加

亚美尼亚

也门

伊拉克共和国 伊朗

印度 印度尼西亚

援助巴勒斯坦人民方案

约旦

越南

赞比亚

乍得

智利

中非共和国 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