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改善以滴滴涕为基础的三氯杀螨醇生产 与引介可替代性技术(包括针对叶螨控制的病 虫害综合防治技术)

挑战

作为一种廉价高效的广谱杀螨剂,在农业领域,三氯杀螨醇被广泛的应用于各种水果与农作物上的螨虫控制。在中国,这种杀螨剂1976年便已投产,对其的生产的能力更一度高达过10,400吨/年。而近年来,其平均产量则约3500吨/年。目前,中国有两家企业在非封闭系统中生产技术级三氯杀螨醇,有一家企业在封闭系统中生产相关化学品。三氯杀螨醇及其生产需要置于严格的监管之下。唯有如此,才能将在生产过程或不当使用过程中引发的滴滴涕污染风险降到最低。

应对

该项目的启动旨在履行中国在斯德哥尔摩公约上的义务,和减少生产与使用三氯杀螨醇过程中造成的滴滴涕的排放。通过施行这个项目,将减少2,800吨的滴滴涕的生产和使用,并将三氯杀螨醇产品生产、使用过程中由滴滴涕带来的潜在危险降到最低。对替代性技术(尤其是病虫害综合防治技术)的试点和示范,将为中国提供所需的技术以及在全国复制性推广这种技术的经验,并且同时确保中国的食物安全。

成果



就生产方面而言,所有的预期目标都已经实现。十个部委在2009年联合颁布禁令,禁止生产、分销、使用和进口农药持久性有机污染物,这其中,包括禁止用作三氯杀螨醇成产中间体的滴滴涕的使用。两家非封闭性系统的三氯杀螨醇生产工厂的关闭,意味着基于滴滴涕的三氯杀螨醇的停产。而对封闭系统的三氯杀螨醇生产线的优化,则意味着只有所含滴滴涕在0.1%以下的三氯杀螨醇产品可以在如今的市面上出现。 经由如此, 减少了2,800吨/年的作为三氯杀螨醇成产中间物的滴滴涕的使用,减少了1,350吨/年的生产过程中排放的含滴滴涕废物,同时,350吨/年的在三氯杀螨醇使用过程中造成的滴滴涕残留也被予以减少。 就消费方面而言,病虫害综合防治技术的示范和促进,对于培训者的培训,以及在农民田间学校和在三个示范县进行的培训活动,都取得了卓越的成效。到目前为止,该项目每年可以培训100,000位农民。 示范与推广用病虫害综合防治技术替代三氯杀螨醇的工作,已经在三个地方项目管理办公室得到了有效的执行。三年间,超过12,000公顷的土地己经选取了新的方案,并实现了方案的过渡。农户们也已经得到了病虫害综合防治技术的训练。

资金来源

捐助方 总计
实物捐助:  
政府 $ 3,300,000
私营业界 $ 800,000
非政府组织
$ 450,000
农户
$ 2,700,000
资源分配:  
全球环境基金
$ 6,000,000
政府
$ 3,000,000
私营业界
$ 500,000
其他:农户 $ 900,000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 全球

你正在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 中国 
去 开发署全球

阿尔巴尼亚 阿尔及利亚 阿富汗 阿根廷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 阿塞拜疆

埃及 埃塞俄比亚

安哥拉

巴巴多斯 巴布亚新几内亚 巴基斯坦 巴拉圭 巴林 巴拿马 巴西

白俄罗斯

贝宁

玻利维亚

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

博茨瓦纳

伯利兹

不丹

布基纳法索 布隆迪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

赤道几内亚

东帝汶

多哥 多明尼加共和国

俄罗斯联邦

厄瓜多尔 厄立特里亚

菲律宾

佛得角

冈比亚

刚果共和国 刚果民主共和国

哥伦比亚 哥斯达黎加

格鲁吉亚

古巴

圭亚那

哈萨克斯坦

海地

黑山

洪都拉斯

火鸡

吉布提 吉尔吉斯斯坦

几内亚 几内亚比绍

加纳 加蓬

柬埔寨

津巴布韦

喀麦隆

科摩罗 科索沃 科特迪瓦 科威特

克罗地亚

肯尼亚

莱索托

老挝人民民主共和国

黎巴嫩

利比里亚 利比亚

卢旺达

马达加斯加 马尔代夫 马拉维 马来西亚 马里

毛里求斯和塞舌尔 毛里塔尼亚

蒙古

孟加拉国

秘鲁

缅甸

摩尔多瓦 摩洛哥

莫桑比克

墨西哥

纳米比亚

南非 南苏丹

尼泊尔 尼加拉瓜 尼日尔 尼日利亚

前南斯拉夫的马其顿共和国

萨尔瓦多 萨摩亚(多国办事处)

塞尔维亚 塞拉利昂 塞内加尔 塞浦路斯

沙特阿拉伯

圣多美和普林西比

斯里兰卡 斯威士兰

苏丹 苏里南

索马里

塔吉克斯坦

泰国

太平洋办事处

坦桑尼亚

特立尼达和多巴哥

突尼斯

土库曼斯坦

危地马拉

委内瑞拉

乌干达 乌克兰 乌拉圭 乌兹别克斯坦

叙利亚

牙买加

亚美尼亚

也门

伊拉克共和国 伊朗

印度 印度尼西亚

援助巴勒斯坦人民方案

约旦

越南

赞比亚

乍得

智利

中非共和国 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