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重心

能源与环境

 

应对气候变化

中国近几十年飞速发展并在减贫及其他关键领域取得重大成就。然而,这种快速增长的代价是环境问题的日益加剧和消费模式的不可持续性。如果不采取紧急措施,环境恶化将对中国来之不易的发展成果产生潜在的负面影响。

可再生能源、绿色发展、预防工作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与中国政府和大众等重要利益相关方合作应对气候变化问题,协助中国在落实可持续发展目标、实现“十三五”规划的同时,更好地履行其在多边协定中的承诺。在能源与环境领域,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在中国的项目涵盖生物多样性保护、缓解气候变化、《蒙特利尔议定书》相关项目、化学品和持久性有机污染物管理、替代生计和可再生能源以及全球环境基金小额赠款项目。

45,200 人

生活得到改善。

水资源保护项目显著提升了大黄巴瓦地区人民的生活水平。该地区年水面补充面积达1000万平方米,改善当地水供应状况并为渔民带来更多收入。

了解更多

9月27日,上海第一条燃料电池公交路线路在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和科学技术部的支持下正式投入运营,这是中国氢燃料电池汽车商业化生产和应用历程中的重要一步。

4月9日至11日,为期三天的2018年中国制冷展在北京国际会展中心举行。展览涵盖多种臭氧友好技产品,旨在呼吁更多企业逐步淘汰使用消耗臭氧层物质的技术,进而保护臭氧层。

中国氢能经济示范项目成果分享会”在联合国开发计划署驻华代表处举办,会议发布了一项可以量化氢燃料电池使用的相关碳排放方法学研究成果。

在全球环境基金(GEF)“加强中国湿地保护体系、保护生物多样性”规划型项目的积极倡导和支持下,2017年12月4-6日,由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国家林业局调查规划设计院、海南省林业厅、海口市人民政府、海南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共同主办的“湿地保护体系国际研讨会”在海口召开

来自印尼的代表团来华进行了为期五天由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组织的考察活动。此次考察旨在促进印尼代表和中国企业就保护臭氧层技术进行交流,帮助印度尼西亚企业引进中国的环保型制冷压缩机,并希望通过印度尼西亚企业们减少使用破坏臭氧物质,从而保护环境。

在《联合国防治荒漠化公约(UNCCD)》第十三次缔约方大会期间,全球环境基金(GEF)小额赠款计划(SGP)组织了一场“采取社区行动制止土地退化(LDN)”的讨论,探讨土地退化对当地社区的影响。

No content found

No content found

The United Nations Development Programme (UNDP) launched today a public consultation on the attached…

《中国气候公共支出分析与评估——基于河北省的研究》是由财政部中国财政科学院和联合国开发计划署联合发布的报告。 该报告的研究起点是2015年4月发布的中国CPEIR第一期研究。CPEIR…

中国近几十年来取得了令人瞩目的发展成就,其驱动力是城镇化及工业化,主要能源是煤炭。这种化石燃料的消耗给环境造成严重影响:尽管从国际标准看中国人均温室气体排放量不算太高,但2007年中国已超过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的温室气体(GHGs)排放国,而温室气体将引发气候变化。中国已经承担起责任,高效应对这一局势:2014年数据显示,煤炭消耗量15年以来首次减少,而且中国目前已经是世界上最大的可再生能源投资国。

上世纪90年代以来,由于迅速的工业化和城镇化过程,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能源生产国和消费国,也成为最大的温室气体排放国。温室气体对气候变化及影响全中国的空气污染有着重要影响。随着中国汽车市场不断扩大,交通运输部门的能源消耗比例已上升至10%到15%。

2012年新修订的《民事诉讼法》于2013年1月生效,允许法律规定的机关和有关组织对污染环境等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2014至2015年的一系列法律及制度层面的发展更进一步推动了中国环境公益诉讼制度的建立。该简报将探讨环境公益诉讼在中国的机会、挑战及未来的发展方向。

中国的空气污染已经成为全世界的新闻热点——2013至2014年间时常出现雾霾笼罩北京的情形,2015年3月的一次沙尘暴更是再次让所有监控仪器爆表。2015年初,记者柴静发布了一个名为《苍穹之下》的视频,该视频全方位概括了中国的空气污染问题,并一时间传遍全国,在从中文网站上被撤下前达到了两亿多次的浏览量。无疑空气污染问题已成为重中之重。然而,(从某种程度上)中国的空气质量从90年代开始却是逐渐改善的。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 全球

你正在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 中国 
去 开发署全球

阿尔巴尼亚 阿尔及利亚 阿富汗 阿根廷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 阿塞拜疆

埃及 埃塞俄比亚

安哥拉

巴巴多斯 巴布亚新几内亚 巴基斯坦 巴拉圭 巴林 巴拿马 巴西

白俄罗斯

贝宁

玻利维亚

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

博茨瓦纳

伯利兹

不丹

布基纳法索 布隆迪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

赤道几内亚

东帝汶

多哥 多明尼加共和国

俄罗斯联邦

厄瓜多尔 厄立特里亚

菲律宾

佛得角

冈比亚

刚果共和国 刚果民主共和国

哥伦比亚 哥斯达黎加

格鲁吉亚

古巴

圭亚那

哈萨克斯坦

海地

黑山

洪都拉斯

吉布提 吉尔吉斯斯坦

几内亚 几内亚比绍

加纳 加蓬

柬埔寨

津巴布韦

喀麦隆

科摩罗 科索沃 科特迪瓦 科威特

克罗地亚

肯尼亚

莱索托

老挝人民民主共和国

黎巴嫩

利比里亚 利比亚

卢旺达

马达加斯加 马尔代夫 马拉维 马来西亚 马里

毛里求斯和塞舌尔 毛里塔尼亚

蒙古

孟加拉国

秘鲁

缅甸

摩尔多瓦 摩洛哥

莫桑比克

墨西哥

纳米比亚

南非 南苏丹

尼泊尔 尼加拉瓜 尼日尔 尼日利亚

前南斯拉夫的马其顿共和国

萨尔瓦多 萨摩亚(多国办事处)

塞尔维亚 塞拉利昂 塞内加尔 塞浦路斯

沙特阿拉伯

圣多美和普林西比

斯里兰卡 斯威士兰

苏丹 苏里南

索马里

塔吉克斯坦

泰国

太平洋办事处

坦桑尼亚

特立尼达和多巴哥

突尼斯

土耳其 土库曼斯坦

危地马拉

委内瑞拉

乌干达 乌克兰 乌拉圭 乌兹别克斯坦

叙利亚

牙买加

亚美尼亚

也门

伊拉克共和国 伊朗

印度 印度尼西亚

援助巴勒斯坦人民方案

约旦

越南

赞比亚

乍得

智利

中非共和国 中国